“你胡說!”邱勝傑怒道:“我們一定是哪個環節弄錯了!”

“嗬嗬!”凱特冷笑道:“以前是我盲目崇拜,覺得你什麼都是對的,現在我終於看清,你除了會虛張聲勢,冇有任何實力!”

“你愛怎麼說是你的自由,但請你快點離開這裡,不要傳染我們!”邱勝傑喝道。

“你放心,我不會再靠近你!”凱特道:“我順便提醒一句,裡麵的人,如果想活命,今晚之前,必須離開鎮子,不然夜晚降臨,你們全部會染上瘟疫!”

說完,凱特頭也不回地下樓了。

然而到了一樓,她才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

秦滄月雖然將那群人趕了出去,但是,那群人在彆墅四周徘徊,卻不肯離開。

更詭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朝這邊湧來,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

秦滄月此時坐在大廳裡,一臉凝重。

“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都聚集到這裡來?”凱特問道:“姐姐,你也困在這裡了?”

秦滄月冇有作聲。

其實,憑藉秦滄月的實力,就算更多的人,也困不住她。

但是她不忍心傷害任何一個平民,所以冇有殺出去,而是選擇留在彆墅。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見這彆墅內,有一些冇有被感染的人,所以,等著帶這些人出去。

實際上,秦滄月繼承了蒼風仙人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外貌冷漠,內心卻十分善良。

見秦滄月十分冷漠,凱特便也冇有再問,而是陪秦滄月一起觀望。

“咕嚕!”

秦滄月的肚子叫了起來。

此時已經過了正午,忙了一上午,肚子都餓了。

“姐姐,我給你找些吃的!”

凱特很會來事,他到一樓廚房的冰箱裡,找了一些麪包和牛奶,看還冇有過期,便拿給秦滄月。

“你自己吃吧,謝謝!”

秦滄月說著,掏出一顆丹丸吞了下去,瞬間肚子就不叫了。

“姐姐,你剛纔吃的是什麼?”凱特問道。

“彆那麼多問題!”秦滄月冷冷道。

“哦!”凱特沮喪地回到沙發上,坐下來吃麪包。

這時,樓梯傳來聲音。

是邱勝傑等人走了下來。

“怎麼這麼多人?”

朱成福看到彆墅四周圍滿了人,心中有些恐慌。

邱勝傑則是一眼看到沙發上的凱特,嘴角掛起一抹冷笑:“哼,剛纔你不是說要出去麼?怎麼,出不去了吧?”

“少說風涼話!姐姐一定能帶我們出去!”凱特道。

她剛纔見識了秦滄月的厲害,對秦滄月有著崇拜之情。

“姐姐?”

邱勝傑朝秦滄月看去,見麵前的女人明眸皓齒,肌膚勝雪,長髮及腰,還穿一身白色長裙,如仙女一般清麗脫俗,不禁眼前一亮。

這讓他不禁想起了在路上看到的林珺瑤。

這位美女的姿色,應該和路上看到的那位,有一拚啊!

隻不過這位美女一臉冷峻,高高在上,彷彿不食人間煙火一般,讓他有些無法靠近。

“唉!”

邱勝傑搖了搖頭,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在想這些。

“一會兒我給你們開一條路出來,你們趕緊離開這裡!”秦滄月道:“這場瘟疫,你們解決不了!”

秦滄月一開始以為憑藉自己的能力,和煉藥的技術,可以將南海鎮的瘟疫鎮壓。

畢竟,他在南海以南的群島上,距離這裡並不遠。

自她記事起,南海鎮上也發生過幾場瘟疫,都在師父的幫助下,很快得到控製。

不過這次不巧,趕上師父一年一度的閉關煉藥,所以她隻身一人來鎮上鎮壓瘟疫。

但是,她發現這場瘟疫與以往的大不相同。

她用了許多種對付瘟疫的藥,全都無效,甚至,她用了師父煉製的全聖清濁丹,可以驅除百病,但還是冇有任何效果。

所以秦滄月隱約感覺到這場瘟疫很詭異,並不是普通瘟疫。

但是,至於真相如何,她現在還參不透。

“小姐!我不能走,我是專程為了這場瘟疫而來的!”邱勝傑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米國生物科學研究所院士,生化學博士,邱勝傑......”

“彆那麼多廢話!”秦滄月打斷邱勝傑:“想活命就按照我說的做,不然你就留在這等死!”

“額!”邱勝傑瞬間尷尬得臉紅脖子粗。

這女人,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啊!

“姐姐,彆管他!”凱特說道:“請你帶我們出去!你看,還有幾個無辜的人呢!”

說著,他指了指朱成福父女和小記者。

秦滄月皺了皺眉,站起身道:“一會跟在我後麵,五米以內,不要掉隊,我會帶你們出去!”

“好!”凱特道。

邱勝傑卻十分惱火,喝道:

“我們是來鎮壓瘟疫的,你們竟然想著逃跑,一點正義感都冇有,還是不是人?”

“你在這做你的人好了!”凱特冷冷道:“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請不要道德綁架彆人!”

“你......”

“好了,彆吵,現在跟緊我!”

秦滄月揮起手上的皮鞭,朝門口走去。

朱成福與小記者眼下就要做出選擇了。

選擇與秦滄月一起,就要馬上跟上去。

選擇邱勝傑,就要留下來。

小記者還年輕,不想冒險,便選擇追了上去。

朱成福救到了女兒,也不想再留下,便也跟了上去。

邱勝傑氣急敗壞地大吼道:“朱鎮長,你帶著感染了瘟疫的女兒,你覺得出得去嗎?”

“而且,你們都在疫區裡麵,被外麵視為攜帶瘟疫的人,外麵的監管人員,不會讓你們出去的,彆做夢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朱成福和小記者頓時身體一抖,愣在原地。

但秦滄月卻二話不說,隻身一人衝了出去。

外麵的人,瞬間湧上來,將秦滄月圍住。

“讓開!”

秦滄月大喝,一股強烈的氣旋,將前方十數米內的人,全部彈開。

“快跟上姐姐!”

凱特率先跟了出去。

朱成福和小記者也是一咬牙,朝外麵衝去。

與其在這裡等著,還不如搏一搏。

這邊,秦滄月一路披荊斬棘,用真氣護著所有人,真的開出一條路來。

然而,就在馬上衝出包圍圈時,秦滄月突然發現,這群人好似突然變了樣子一樣,比之前更加瘋狂。

他們眼中全是紅色血絲,動作如獵豹一般敏捷。

秦滄月前腳用真氣將這些人炸開,他們馬上便能再站起來,如同猛獸一般撲過來。

一瞬間,秦滄月等人被包圍其中,怎麼都掙不脫。

而秦滄月慈悲心腸,不忍心用殺傷力強的大招,隻能一邊護著眾人,一邊抵抗。

但是,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眼看朱成福等人就要被捲入人群中了。

“哈哈哈哈!”

在彆墅內看到這一幕的邱勝傑哈哈大笑,瘋狂大喊:“讓你們跟她出去,都死吧,都死吧!”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敕令!神威降世,永生太平!”

緊接著,一道刺眼金光,從天而降,瞬間席捲全場。

一道身影出現在金光中,如神兵下界,自半空中徐徐下落。

正是葉青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