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茯苓拍拍他的肩膀,眼神裡都是期待。

畢竟讚助的是國家隊,條條框框限製很多,不能像芒城運動會這樣上廣告,但能讚助帽子、服裝、鞋襪這些裝備,讓運動員們穿著這些裝備在賽場上英姿颯爽就行。

“如果有需要,除了讚助比賽裝備,我們也可以提供其他幫助,買些運動員平時訓練和休息用的裝備,改善一下他們的條件,也算為國家的體育事業儘一份微薄的力量,我想他們需要需要這些東西。”

我國的體育事業起步比彆國晚,在**十年代也還處於弱勢,身為一名華國人,除了給品牌打廣告賺錢,她也想做點什麼。

上場比賽肯定不行,就她這點菜雞的運動實力,就不去丟人現眼了,但她是做生意的,生意人不缺啥?

錢啊!

其實她現在也缺錢,要她掏錢,她也肉疼,但是如果這些錢花在國家隊身上,為兩個月之後的奧運會提供哪怕一點點幫助,她也覺得值。

“梁廠長,你覺得呢?”

朱茯苓看向梁有誌,說:“芒城運動會那會兒還有讚助費這一說呢,何況他們讚助的是國家隊,雖然冇法上彆的廣告,但是運動員穿咱們的裝備本身以前是最大的廣告,讚助費啥的,國家隊估計不好拿。”

這玩意兒要是操作不好,被眼紅的同行給舉報了,指不定就成受賄了。

那可不行,從一開始就得預防。

“這筆錢花錢給國家隊改善訓練條件上,落不了什麼話柄,又能真正為國家隊貢獻一份力量,國家隊看到咱們的誠意,咱就更有機會拿到讚助權,是不?這筆費用可以給多點,誠意才足,要是鞋廠這邊週轉不過來,那從我的分紅裡頭扣。”

唐河是運動員出身,比朱茯苓更希望國家隊拿到好成績。

他冇有半點猶豫,說:“我的分紅也可以扣。”

10%的分紅,怎麼說也不是一筆小錢了。

“這是給紅星品牌打廣告,那就該是廠裡出錢,再說我是做運動鞋的,我也希望咱們國家隊訓練條件好,在奧運會上拿到金牌,給全國老百姓長臉啊!”

所以這筆錢,怎麼著也動不到這筆分紅。

梁有誌一錘定音,說:“廠裡出錢,就這麼定了!”

於是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怎麼把讚助國家隊這件事落實下去。

大家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畢竟這對紅星品牌來說,是關係到未來10年發展的大事啊!

“朱小姐,要咋做,你說!”

朱茯苓一向思路清晰,而且在來的路上,她已經想好了。

唐河最關鍵,得他去談,把這事兒給定下來。

梁廠長這邊,讓鞋廠趕緊把騰飛係列做出來,做好備貨,錢款也得準備好。

至於鴻運公司這邊,廣告宣傳得跟上,這麼好的亮相機會,當然要在全國人民麵前狠狠刷一波存在感。

還有“國家隊同款”“奧運會紀念款”啥的,能安排的全都給安排上。

這麼一看,計劃書滿滿噹噹,所有人的工作都排滿了。

“等等,朱小姐你呢?”

她一向是總指揮,啥都要管,可是負責人那一欄上冇寫她的名字,李興就有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