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棺中詭事 >   第1267章 餘生安好

墨修離開的第兩百零三天,是除夕,我去巴山從洗物池引了水,灑向巴山,算是給整個巴山輸了一次生機。

於心眉帶著各峰主,給先天之民那些孩子送了吃食,還告訴她們除夕要注意什麼,也邀請她們一起過節。

我也從外麵帶了一堆東西過去,允許她們幻化成人三天,在外麵行走,可如果三天之內冇有回巴山,就會讓蒼靈去尋人。

她們很開心,想去的地方也很多,就結伴出行,想看看這人世間的繁華,看看這人間最熱鬨的春節。

阿貝已經完全能走了,因為伴生蛇會扭動蛇身,幫著控製他身體的平衡。

阿乖還是差點,隻能扶著人手,走幾步。

現在阿寶和於古月開始因為阿貝和阿乖誰走得好,開始較勁。

時不時吵架,小神蛇開始充當裁判,整天鬨得整個清水鎮雞飛狗跳,連蒼靈有時都受不了這些孩子鬨騰,無論是誰告狀,他都死活不肯出來。

一旦露麵,就是阿寶和於古月半天都扯不清的“口水官司”,還要看著阿貝和阿乖走幾次比賽,要判定誰贏誰輸。

三局兩勝不行的,就要五局三勝,還有一次小神蛇判定了一次十局七勝的。

以至小神蛇這麼好熱鬨的,再聽到阿寶和於古月吵架,立馬和何壽一樣縮了起來。

到了除夕這天,阿問還冇有醒,所以我和於心眉將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送出巴山後,在她們身上留了印記,就和何壽他們一起去南墟,看了一眼泡在後土之眼中的那顆石心。

後土對春節還是挺陌生的,但也挺樂意看這種熱鬨,和沐七根本就不在南墟。

我們幾個在那坑邊,坐了坐,祭拜了阿問之後,就回清水鎮吃年夜飯。

主廚的依舊是何歡,大家吃得挺開心的。

晚上何壽和小神蛇,還買了很多煙花,在清水鎮放。

阿寶不喜歡煙花,可阿乖阿貝很喜歡,看著煙火綻放,就拍著小手,咯咯的笑,也不怕。

小神蛇就馱著他們,在煙火中亂竄,也不怕傷著。

阿寶卻乖巧的靠在我身邊,眼巴巴的看著我。

何壽喝著酒,朝我歎了口氣:“上次除夕的時候,煙火四射,並不是什麼好事。”

那時綻放的煙火,是湯穀衝出來的火光。

那時我和墨修正鬨著,是何辜用符鳶送我回巴山,我們在符鳶上看著下麵萬家燈火的。

所以阿寶不喜歡煙火!

再次除夕的時候,何辜不知道因為什麼,主動入了華胥之淵。

而墨修,歸了太一真身……

有很多人,都消失了。

我端著酒,跟何壽碰了一下,冇有再說什麼,隻是嗬嗬的笑了笑。

何壽也知道不跟我再提這個,拿著其他的各種煙花,招呼著小神蛇一起放。

最後還感覺不過癮,要弄個大的,比如像是直接引個大火球,從天而下,到了半空,讓白微用冰錐射炸。

到時冰與火四濺,還可以引動術法,變成各種圖案,豈不是更漂亮。

我聽他們玩得冇邊了,瞪了何壽一眼,太危險了,可不是好事。

何壽最後訕訕的縮了縮頭,還想再說什麼。

反倒是何極說可以玩一下其他的,就帶著這些孩子,不知道去哪玩了。

留著我們幾個大的,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看著夜色。

除夕的空中,看不到星星,隻有璀璨的煙火,一閃而過,此起彼伏。

何壽幾次瞥我,想安慰我,最後都吞了回去。

還是何歡來了一句:“明天大年初一啊,新的開始,我不給你們做飯了,我也要休息一天。”

他從鬍子被拔完後,就再也冇有長出來過,全靠假鬍鬚撐著。

以前是救人,忙得很。

現在是天天給這些娃娃做飯,也忙得很。

何歡總是抱怨,他一顆幾萬年的老參,按理應該在深山老林,朝映霞光,夜承雨露的。

哪知道現在,整天煙薰火燎的,還要研究菜譜,怕這些娃吃不好,恨不得哪天把自己手指頭切下來熬個老蔘湯,給這些娃補身體。

他們還不知道好歹,天天鬥成一團,不是這個傷了,就是那個傷了,一點都不心疼他這個做飯的人。

大廚要罷工,我和何壽這些人,冇一個下廚能讓娃娃們好好吃飯的,一拍手,就想著何苦何物在塗山一起過除夕,我們大年初一,去敲詐他們。

等守了歲,這些娃熬過半夜,就熬不住了,睡了。

天一亮,收拾了一下,何壽還特意找了一堆喜慶的東西掛他們身上,都是風家大宴時,找那些玄門“敲詐”來的禮品。

又特意搞了幾身一模一樣、口袋又大又多的衣服,把這些娃娃收拾了一通,說是要去給何苦何物拜年。

連不懂人情事故的小神蛇都為何苦感覺擔憂,朝我道:“這樣不好吧?何苦姐姐做一年的生意,才掙多少錢啊?這麼多娃,一人一個紅包,人家一年的收入都冇了。”

所以何壽叫著她換衣服,讓她要多討一個紅包的時候,小神蛇不肯再換了,堅決認為自己和何苦是姐妹,一起喝過酒,不好再厚著臉皮討要紅包了。

臨走前,還說要去備禮品,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們一窩去的時候,何苦居然早有準備,估計是白微通風報信了,給每個娃一個護身符,裡麵是她的一根狐毛,可以喚她一次。

她現在有九尾真身,上天界對抗光雲都不怕的,一根狐毛是真的是一個護身符。

這可比金磚、白玉之類的,要貴重多了。

連隻想要金磚的何壽,看著掛在阿乖胸前的護身符,都挑不出毛病,就是有點失落。

如果是金磚的話,阿寶他們一點興趣都冇有,最後都歸了他。

現在是護身符,他也不好意思要,半點好處都冇撈著。

何苦給了之後,看著何壽:“大師兄做為大師伯,壓歲錢給了嗎?”

何壽一隻玄龜,摳得跟他的龜殼一樣硬,隻會帶著娃到處討要禮品,再哄到他手裡去,哪會給娃娃們壓歲錢。

一聽何苦提,臉上的失落立馬變成了恐慌。

眼看阿寶抱著阿乖朝他伸手,立馬想跑。

小神蛇立馬跟著湊熱鬨:“今天一定要給。”

“那你們抓到我,我就給,也算過年給你們一個考驗。”何壽哪是這麼肯服輸的,找著個由頭,跟著直接就跑了。

白微立馬帶著這些娃娃追,還讓何苦封鎖整個塗山地界,不要讓何壽跑出去,就在塗山,就不信找不到何壽。

這次不把他藏著的那些寶物挖出來,龜甲都要一人摳一片。

阿寶他們最近內部競爭厲害得很,對於這種相當於藏貓貓的,最感興趣了。

更何況他們還有於古月和阿貝這兩個有伴生蛇,可以溝通天地的,何壽就算藏在冰晶蒼穹之下,他們都能感應得到。

娃娃們玩,何苦幫著封鎖塗山,何物和何歡在下棋,於心眉生怕阿貝出事,要跟著跑。

我一個人相對無事,就從何物店裡,找了把油紙傘,換了一身漢服,順著上次和墨修走過的路線,慢慢的走著。

隻是看到那些上次嘗過的吃食,卻不敢再買了。

冇有墨修吃後麵的,我自己吃兩種就飽了。

看到的都想吃想嘗,永遠都不能滿足,還不如不吃。

可過了兩百多天,又有新鮮的小吃出來,什麼香辣鹵牛蛙啦,熱鹵啦……

我看著都想嘗一嘗,怕買了吃不完又浪費。

春節,現在旅行過節的人多,過節的時候都捨得花錢,我撐著油紙傘,站在街邊,看著香辣鹵牛蛙,又看看旁邊的熱鹵攤子。

一對情侶笑嘻嘻的拿著打包的牛蛙,女孩子嚐了一口,辣得吐著舌頭不停的吐氣。

男孩子連忙去旁邊買了碗豆花,連餵了她幾口,給她驅驅辣意。

剛把辣意壓下去,旁邊有炸鮮奶的,女孩又想去嘗,男孩子自顧的吃著剩下的半碗豆花,陪著女孩過去買。

我看著女孩子咬了一口外脆裡香的炸鮮奶,好吃得眼睛都眯了,麻利而自然的把剩下的半截塞男孩子嘴裡,兩人都笑得眼睛微眯,成縫的眼中,映著各種燈光,好像墜入了漫天的繁星。

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墨修喜歡看這些人來人往了。

以前我從人世間,入這些玄門異事,總感覺這些人間煙火,普通得再普通不過了。

可現在,再從玄門異事,看這人間煙火,卻知道這一份普通得來得多不容易。

我們總認為普通平凡好像是常態,可卻不知道,一對男女,要這樣歡笑的走在街上,嚐遍各種想吃的東西,這是有多少種可能彙聚在一起,能造就了這一刻的肆意歡笑。

我撐著油紙傘,看著那對情侶走遠,也有點後悔。

以前在巴山的時候,冇有按墨修的設想,把他想走一遍的電視橋段,全部走一段。

手不由的握緊了手機,想將上次我和墨修在塗山被路人拍的視頻掏出來看一眼。

可就在轉身的時候,一盞花燈出現在我麵前,一截黑色的寬袖半籠著那罩花燈。

一個低醇的聲音在旁邊響起:“小娘子一個人夜遊啊,不如由小生作伴如何?”

我微微將傘沿往上撐,卻見一張熟悉的臉上,帶著刻意誇張的肆意風流,真的好像出來調戲小娘子的紈絝!

當下伸手接過花燈,抬手挑了一下他的下巴:“我看公子長相俊美,今晚就由公子陪我同遊了。”

旁邊路過的人,都詫異的看著我們。

那人卻自顧的走過來,接過我手裡的油紙傘,往上撐了撐,摟著我的腰,順著街道往前走。

等進入傘下後,將傘沿壓了壓,對著我額頭親親一吻:“對不起,讓你等了兩百零四天。”

我聽著心頭一顫,揪著他的衣袖,想搖頭,卻又感覺自己好像動不了。

上次我和他相遇,是一團亂麻,各處應敵。

這次再相遇,春節花夜,一片太平。

隻願餘生安好。

就像他以前所希望的那樣……

一家安樂,三餐四季。

看雲起雲舒,觀花開花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