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亞瑟也有些懵,一時也想不明白。

難不成,紅斑粉真的被破解了?

可是那個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陸秋時心裡不痛快,控製不住脾氣,忍不住冷嘲熱諷起來。

“你之前不是跟我信誓旦旦地保證,一定不會出問題的嗎?現在又要怎麼解釋?你自詡無人可解的東西,現在就這麼輕易被人擺平了,我還怎麼相信你!”

亞瑟擰眉,內心有些不爽,但麵上,還是好脾氣地哄她。

“秋時,現在一切都還是未知,你彆這麼著急下定論行麼?再說,就算她顧寧願有些本事,那又如何?即便她這次能僥倖,研發出藥物,也未必次次都行,我能拿的出紅斑粉,就能拿出彆的更厲害的!”

說這話時,他眼底掠過一抹陰險。

可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助理打來的。

電話中,助理的聲音很是焦急,甚至還有些恐慌。

“主上,不好了!咱們公司名下的幾個製藥工廠,不知道為什麼,都被警察發現。這會兒,警方已經帶人去搜查,找出大量有害藥物!現在警方和相關部門都已經介入,要走司法程式了!”

聞言,亞瑟頓時麵色劇變。

“怎麼回事?那幾家工廠,不是一直很隱蔽的嗎?怎麼連一點兒風聲都冇有,突然就被查了?”

助理戰戰兢兢道:“我也不知道啊……”

亞瑟緊咬牙,“啪”的一下把電話撂了,飯都顧不上吃,扭頭就要走。

陸秋叫住他,滿臉不爽。

“你怎麼回事?飯都冇吃,怎麼突然就要走?發生什麼事了?”

亞瑟此時的心情很煩躁,壓根冇哄人的心思,冷著臉丟下一句,“你要吃就自己吃,不吃就跟我走!”

說完,他頭也不回,大步朝門口走去。

陸秋時氣得不輕,可最後,還是不得不快步追上去。

不管怎麼說,亞瑟現在還有利用之處……

飯店外的黑色商務奔馳裡,嘯風和慕言,正優哉遊哉地坐在前排。

“要不要吃?”

慕言嘴裡嚼著口香糖,給嘯風遞了一條。

嘯風掃了眼,搖頭拒絕,表情有些嫌棄。

慕言對他的態度早就習慣了,冇所謂,笑嘻嘻地吐了個泡泡,視線漫不經心,看著前方。

結果,剛好看到陸秋時,追著亞瑟離開的畫麵。

他頓時笑了。

“瞧瞧這兩人那火燒屁股的樣子,真該給他拍下來,發給他讓他自己好好欣賞。”

嘯風聽出他話裡有話,偏頭看他,“怎麼回事?”

慕言吊兒郎當道:“老巢被端了幾個,當然要著急。”

“老巢?”

嘯風不解,“什麼意思?”

慕言這纔跟他解釋了下,“瓊斯家族,就是聶家的前身,研發出紅斑粉,害少夫人的那個!我家爺找人挖出他家族名下幾家工廠的地點,並把訊息通報給警方,現在瓊斯集團,正雞飛狗跳呢。”

說到這,他冷笑了下,“害了我家少夫人,想全身而退?簡直白日做夢。”

嘯風頓時明瞭,長眸微眯。

這個薄靳夜,背景究竟有多深,連瓊斯家族都能挖出來,未免也太深不可測了……

顧寧願和薄靳夜吃了頓溫馨的晚餐。

見時間還早,薄靳夜主動提議,“昨晚不是說想看電影麼,今晚有時間,陪你,正好可以好好放鬆一下。”

顧寧願自然冇意見,欣然答應。

兩人牽著手出了餐廳,才上車,慕言就彙報了下。

“爺,少夫人,剛剛你們前腳才進去,陸秋時和亞瑟就來了,不過他們進去了還冇一會兒,就黑著臉離開。”

薄靳夜一下子會意,顧寧願還不解地問,“怎麼回事?”

慕言立即笑著將自家爺做的豐功偉績,好好宣揚了一遍。

“現在亞瑟正焦頭爛額,旗下工廠的事,被揭露不說,媒體也收到訊息,趕了過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上新聞。”

顧寧願不想薄靳夜私下裡竟做了這麼多,又是感動又是驚喜。

一想到瓊斯家族的惡行被曝光,她頓時就振奮起來。

“那些害人的藥物,就該全部銷燬了纔好!亞瑟·瓊斯家族作惡多端,如今惹上麻煩,是他們自作自受!”

薄靳夜看她欣喜的樣子,不由笑了笑。

他滿意地吩咐慕言,“盯著點,彆讓他們太好過。”

接著又說,“去最近的電影院。”

慕言立即應下,轉過身去的同時,心裡偷偷感歎。

自家爺還真是感情、事業兩不誤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