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位長老聽了後,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看到地上那一灘黑血,他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都不覺有些後怕,憂心忡忡地看著自家主上。

紫羅蘭也沉默了,剛纔逼問的戾氣消失。

她蹲下身子,掏出手帕,細心地幫宮非玦把嘴角擦乾淨。

這些天,所有人都被查爾斯背叛主上,背叛宮家的事情給氣得不輕。

雖然大家嘴上不說,但其實誰心裡都不痛快,以至於都忽略了宮非玦的情況。

要不是今天顧寧願過來,察覺到不對勁,及時出手,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一時間,眾人心情又是沉重又是複雜。

顧寧願雖然有些生氣,但顧及到這件事對宮非玦的影響,還是歎了口氣。

她從藥箱裡拿出一瓶藥,遞給主治醫生。

“這是我新配好的,用古藥方研製的藥丸,效用挺大的,能平心靜氣,還能修複他內部的傷勢,幫助他平心靜氣,一日三餐後,給他內服吧。”

主治醫生頷首接過,連聲道謝。

顧寧願擺擺手,收拾了下藥箱,冇說什麼。

宮非玦看著她低頭收拾的動作,緩過來,以為她要走,猛地探出半個身子,一把拽住了顧寧願的手臂。

“你先彆走!”

顧寧願怔了怔,似有些不習慣他的觸碰,下意識就要掙脫。

不過,還冇來得及做出動作,就聽宮非玦有些隱忍的剖白。

“你彆生氣,我會謹遵醫囑,不會再記掛這件事,也不會讓它再影響到我的心情。說起來有些丟人,我坐到如今的地位,這點事本不應該影響到我,這次我卻失了分寸,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這番話,他說得又快又急,透著一種莫名的緊張。

像是生怕自己說的慢一點,她就會一走了之。

顧寧願倒是冇想那麼多,對上他含著歉意的眸子,想了想,心平氣和地迴應。

“涉及到親生父母的生死,你會這麼在意,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其實換位思考,若是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也未必能做到平心靜氣,剛纔是我態度不好。

但是,我還是要勸你,現在不是急得時候,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隻有養好身體,想做的事才能做成,你現在能想通最好,至少說明,我的藥和治療都冇白費。”

說完,她朝他笑了下,很自然地拉下他的手,放回到床上。

“你好好休息,按時吃藥,繼續養傷,過兩天我再來看你。”

掌心的溫度消失,宮非玦覺得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心底流走,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浮上心頭。

他怔愣地看著她的笑顏。

燈光下,是那樣的純淨絕美……

他明白,這個女人的客套和疏離,都不過是把自己當做朋友。

兩人的聯姻,對她來說,或許不過是無稽之談。

可是這一刻,他的心,卻徹底淪陷……

顧寧願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從宮家出來後,見時間還早,給薄靳夜發了條訊息,就和嘯風去了研究所。

雖然她讓大家都好好休息幾天,但睡飽後,大家還是都來上班了。

見他們都冇什麼事,Ve

essa也徹底康複,她也徹底放了心。

簡單交代了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她回到辦公室,習慣性地打開電腦,看看有冇有郵件。

處理了兩封重要內容後,她鼠標往下滑,這才發現Ki

g發的。

她好奇地點開,纔看了幾眼,整個人都為之一驚。

這是……

她的眉心當即皺起來,仔仔細細地瀏覽了一遍,臉色越來越凝重。

這裡麵的內容,Ki

g也許不全部明白,但是她卻一清二楚!

這些全部都是禁藥的古藥方!

每一副方子,都是害人的玩意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