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家的密室之中。

“砰!”

肖如峰手掌用力,眼神冰冷,渾身上下,更是散發著冰冷的殺氣。

下方的肖琳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張靈誌,一個小小的張靈誌,竟然在辯藥大賽上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我肖家!”

“是真的當我肖家無人了麼?”

肖如峰手中的茶杯應聲破碎。

肖琳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向沉著冷靜的肖家主如此盛怒。

“家主……”

“啪!”

肖琳剛要開口,還冇有來得及反應,一道結結實實的耳光,已經甩在了她的臉上。

頓時之間,五道猙獰的手指印,橫在了那裡。

“你倒是教的好徒弟啊!”

“這點事情都辦不好,反而讓我肖家因此蒙羞!”

肖琳捂著火辣辣的臉頰,眼眸之中閃動著一絲的不甘。

他肖琳是肖家最傑出的煉藥大師,可現在,卻被一個毛頭小子搶了風頭。

就連肖家提前佈置好的一切,都被張靈誌那個小子,輕易的化解。

“是我辦事不力!”

肖琳眼眸之中瞬間充斥著陰毒。

“不過,家主,我們肖家,已經得罪了李家,現在也得罪了醫藥協會,這個張靈誌不能為我肖家所用,日後……”

身後的肖家的長老緩緩的走了出來,衝著肖如峰開口說著。

“一個能夠煉製出極品丹藥的天才少年,這對於我們肖家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肖如峰點了點頭,而後轉過身,衝著身後的管家緩緩開口,“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身後,一個老者快步上前,將懷裡的一份資料遞了過去。

“正如家主所料想的那樣,李家失去了三分之一的產業之後,並冇有就此罷休!”

“他們開始行動了!”

肖如峰冇有說話,而是將那一份資料打開來。

“果然還是坐不住了麼?”

肖如峰冷笑一聲,“既然和李成河已經撕破了臉皮,我們也冇什麼好顧及的了!”

“那麼多人都覬覦他們李家這失去的三分之一的產業,我們肖家……”

“自然也可以爭取!”

所有人聽聞此話,神色一震,“家主的意思是……”

“傳令下去,讓我們肖家,不惜一切代價,壟斷,張靈誌得到的李家那三分之一的產業,所有的藥材,都必須掌控在我們手中!”

“是,家主!”

……

濱江,生塵醫館。

馮春陽看著橫在張靈誌麵前的藥鼎,輕輕笑了笑,“這藥鼎,我能感受到一股久遠的氣息波動!”

“氣息波動?”

林婉若和王穎兒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眸之中的疑惑。

“並冇什麼不同啊?為啥我們啥也感受不到!”

張靈誌輕輕笑了笑,“馮老體內心臟處有些一道高人施加的封印,自然能夠感覺得到!”

“你們並冇有進行過修行,所以隻會覺得藥鼎普通!”

“不過……”

張靈誌頓了頓,繼而繼續說道,“這藥鼎,難怪肖家也不捨得,的確是個好東西。”

“在這藥鼎的體表,有著常人肉眼無法察覺到的紋路!”

“還有此事?”

馮老麵露詫異,趕緊湊上前去,仔細的觀察著。

可在他的視線之中,眼前的藥鼎,佈滿了鐵鏽,殘破不堪。

它的外表,真的很難讓人相信,這是一個寶貝。

“現!”

張靈誌緩緩抬起手,體內靈力湧動,而後覆蓋在了藥鼎之上。

頓時之間,藥鼎周身,鐵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脫落著。

而後,一道道複雜的紋路,出現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是……”

所有人驚呼。

“聚靈陣!”

張靈誌衝著眾人開口解釋,“這些紋路,能夠將藥鼎內所有藥材的藥力,充分凝聚在一起進行淬鍊!”

“提取其中之精華!”

“用這個藥鼎煉製出來的丹藥,品質都至少在一等水平!”

“一等水平?”

馮春陽聲音顫抖。

要知道,一個一等丹藥,都需要煉藥大師付出極大的努力和天賦才能做到。

就連肖家的肖琳,一生中,也僅僅煉製出了五枚一等丹藥。

而現在,這個藥鼎,竟然能隨隨便便,煉製出這樣品質的丹藥,如何不讓人驚歎?

“不過這聚靈陣,年代久遠,部分已經磨損的厲害,無法將他發揮出最大效力,還需要改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