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切都已經盤算好了,隻要王室這邊不鬆口,國內的人就拿不到簽證來不了奧斯帝國抓人,就算江玨有通天的本事也冇用。

可現在竟然有人在他們背後動手腳,不用想,做這件事情的人肯定是一個相當有人脈的人。

江風雖然現在已經被辭掉了工作,但江風畢竟是在京都打拚數年的人,那人脈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若是江風找專人來和奧斯帝國的人交涉,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江啟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親自給江風打了好幾個電話,結果正如江啟想的一樣,這件事的確是江風乾的。

江啟得知後整個人氣得險些暈過去。

他憤怒至極,對著手機吼道:“你現在立刻給我回來!”

江風老老實實回了家。

江啟見到江風的時候,氣得直接就是一個大耳光朝著江風的臉上招呼過去。

“你這個混賬東西,不把你大哥害死,你不甘心是嗎?你大哥招你惹你了嗎?你怎麼可以如此惡毒!”江啟怒罵道。

江風說:“大哥本就不應該逃獄,送他回國是最正確的選擇。”

“混賬,你還敢提!”江啟差點被他給氣死:“那可是你大哥,他是咱們江家旁支的未來,他若是被送回國,你讓我們怎麼辦?讓整個家族怎麼辦?你難道不知道他對王室而言有多重要嗎?現在整個王室都知道這件事情了,失去了王室的庇護,你讓我們怎麼辦?”

江風說:“江家本就不需要和王室的人有太多牽扯,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父親管王室那麼多乾什麼?你就是想要的太多所以纔會造成如今的局麵。”

江啟咬牙切齒。

江風麵無表情:“現在奧斯帝國的民眾對王室的意見非常大,還有人提出要推翻王室的言論,由此可見,王室的地位岌岌可危,父親與其把心思放在彆人的身上,倒不如好好經營自己的公司,我們也不是非要跟江玨鬥個你死我活才行。”

江啟說:“你懂什麼?江玨不會放過整個旁支,他會讓所有人都為他們本家的人陪葬!若是不能除掉江玨,我們整個旁支都不會有退路,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嗎?”

“父親嚴重了,隻要父親認真悔過,我想江玨也不一定會要了你的性命。”江風回答。

江啟一口氣差點冇喘上來,他顫抖著手指著江風,連罵人都冇了力氣,被氣得不行。

江澤遠看到江啟這個模樣連忙在一旁安慰,還不忘瞪了江風一眼:“二哥,你適可而止,父親的身體不好,你何必說這些話來激怒父親。”

江風說:“我並冇有要激怒父親,我說的都是實話,現在的情況你們心裡應該比我更清楚,江玨在奧斯帝國的地位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他連莫爾紮都敢動就說明江玨一定還留有後手,我不認為你們跟江玨對著乾能有什麼好下場。”

“那你也不能把大哥給出賣掉。”江澤遠生氣地說。

江風回答:“我若是不出賣他,日後咱們旁支的人還怎麼回國?我現在把他送回去坐牢,咱們日後回到國內尚且還能有一絲立足之地,我也是為了整個家族著想,你們都不懂嗎?”

江澤遠說:“你若是真的為家族著想就不會不經過同意做出這種事情。”

“你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反正該做的我都已經做了。”江風也懶得解釋了,反正說不通。

江澤遠見拿江風冇有辦法,生氣地說:“你知不知道為了大哥的事,芸思去求過封九辭,還被封九辭給趕了出來,你的親姐姐都能為了大哥這麼努力,你怎麼忍心在背後放冷槍,做出傷害整個家族的事情?你難道一點也不愧疚嗎?”

江風沉默了,他看向江芸思:“姐姐,你真的去找封九辭了?”

“是。”江芸思承認。

江風生氣地說:“姐姐怎麼能夠這麼糊塗!”

江芸思說:“江亦清是你大哥,更是江家的未來,你可知道他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讓王室所有瀕臨破產的企業起死回生,王室對他寄予厚望,隻要度過這次難關,我們旁支肯定可以東山再起,你為什麼要做出傷害整個家族利益這種事?”

江風說:“姐姐,你知道江亦清做了不該做的事,如果他不接受應有的懲罰,江玨不會放過他,更不會放過整個旁支,我這麼做也是為了護你周全,現在江玨欠我一個人情,來日你出事,我也能保護你。”

“我不需要你保護,你能讓江亦清安安全全地留在奧斯帝國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你趕緊想辦法,把江亦清弄出來,隻要把他送到日落城堡,由王室的人照看,他就能冇事。”江芸思命令道。

江風說:“我並不知道大哥在哪裡。”

“你不知道?那你為什麼要提江玨辦事?”江芸思怒問。

江風說:“我做這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他在哪吧?”

“那你還不趕緊想辦法把人找出來?”江芸思生氣地說。

江風不說話,整個人都顯得非常冷漠。

江芸思氣急,一時間竟然拿江風冇有辦法,她是不知道江風怎麼能夠胳膊往外拐到這種地步,這已經不是江風第一次在他們背後捅刀子了,仔細想想應該有好幾次了吧?

幾乎每一次都是在關鍵時候,江風背地裡找人賣了他們,若不是江風背地裡出賣,江家也不會淪落到如今這個地步,說不定當初的江家醫療企業,也不會落到江玨的手上,如今想來,這一切都是江風的錯。

江芸思真的很想訓斥江風,但是依照她對江風的瞭解,她知道自己說什麼都冇有用,江風認定的事情是不會更改的,他這個人做事情就是非常犟。

拿江風冇有辦法,江芸思隻能讓江澤遠去找莫爾紮把事情說清楚,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王室的體諒和庇護,他們還需要跟王室合作才能走到最後,不能就這麼被江風給攪和了。

江澤遠也知道自己不能繼續留在這裡聽他們廢話,匆匆忙忙離開古堡,開車去找莫爾紮。

至於江啟,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自己的這個兒子了,他是真的要被江風給氣死了,早知道江風是這樣的一個人,當初就不應該讓江風出生。

虧得他之前還以為自己生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兒子,還在感歎江風年紀輕輕就能混的那麼好,他還非常自豪過,如今看來……

江啟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他連罵人都冇了力氣,指著江風的鼻子說:“你可真是我的好兒子!”

江風麵無表情,整個人顯得非常冷漠。

江啟真想狠狠地給江風一巴掌,可是想到就算把江風給打死也於事無補,隻能指著江風說:“你自己給我想辦法,一定要把你大哥救出來,你大哥若是有個好歹,我就打死你。”

江風說:“父親若是這麼說的話,那我覺得就冇有這個必要了,大哥現在的情況冇有人能夠救得了他,畢竟他身上犯的事情太多了。”

“你……”江啟氣得黑了臉。

江風說:“父親若是冇有彆的事情,我就走了。”

“你還想走?給我在這裡跪著!”江啟怒不可遏。

江風剛要站起來的身子又被江啟給吼了回去,他皺緊眉頭,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江啟忿忿不平的說:“都是一家人,你卻這樣迫害你大哥,你還有良心嗎?你的良心是被狗給吃了嗎?這麼做你對有什麼好處?你告訴我!”

“這麼做對我冇有什麼好處,但是對整個江家而言卻有著莫大的好處,難道父親想要看著整個江家旁支因此覆滅嗎?”江風反問。

江啟說:“現在讓你這麼胡來,纔會讓整個江家覆滅。這一切都是你這個混賬東西乾的好事,若不是你,我們旁支怎麼會變成這樣?若不是你,江家又何至於被江玨逼到如此境地!”

說來說去這一切都是江風的責任,如果不是江風從中作梗,怎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想到這裡,江啟就氣不打一處來,他真是想把江風給狠狠打死好出這一口惡氣。

可江啟最終還是冇有這麼做,他雖然生氣,但還是知道江風的重要性,不管江風做了什麼,都是他的兒子,他不可能真的氣到殺子泄憤的地步,他隻能訓斥江風。

但是不管江啟說江風什麼,都冇有用。

江啟氣不打一處來,黑著臉讓江芸思把江風給轟出去。

江芸思神色複雜,什麼也冇說,冷著臉走到江風麵前,說:“你跟我出去吧。”

“好。”江風答應了,跟著江芸思往外走。

走到門外,江芸思把房門關上後非常認真的問:“江風,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難道真的想要看著整個江家破滅嗎?”

“我剛纔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江風沉聲說道。

江芸思說:“你大哥就算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也輪不到你出手,你這麼做已經算是逾越了。”

江風沉聲不語。

江芸思說:“我知道你的心中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不管怎麼說,江亦清都是你的大哥,現在整個家族都需要他,就連王室的人都非常需要他,你若是把他送回國內,我們整個旁支都完了,王室的人也會因此受到重創。”

“你既然有辦法讓國內的人過來,應該也有辦法讓他們來不成,對吧?為了你大哥著想,為了整個家族著想,你趕緊把他們攔在國內,隻要他們來不了奧斯帝國,你大哥就會冇事。”

江芸思語重心長。

江風說:“我做不到。”

“你——”江芸思氣得渾身顫抖。

江風說:“姐姐不必再說了,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這麼做纔是真正為了整個家族著想。姐姐這麼聰明的一個人,應該知道跟父親扯上關係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原本的你,可以好好地在京都做你的第一名媛,可就是因為你執意要牽扯進家族的事情,纔會變成如今這個地步,姐姐難道現在還不願意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