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晚秋見她神色惶恐,心裡也知道,她多半是心裡害怕厲謹行。

顧晚秋也不為難她了,點點頭:“好,我不問了。”

她正要走出房間,卻聽到門外傳來動靜,厲謹行拿著手機走了進來:“檢查完了嗎?”

醫生回答道:“嗯,已經完了。”

“我看看。”厲謹行一把牽著準備要離開的顧晚秋,將她強行帶到螢幕前,看著上麵的b超顯示圖。

劉醫生一邊講解一邊用手指著胎兒各個部位,厲謹行能看懂,畢竟又不是第一次看,從這圖可以看出來,胎兒目前還算安全。

“你看,她長得多可愛。”厲謹行臉上帶著笑,有一種初為人父的新鮮感。

他的確是第一次這麼期待一個孩子的降臨,恨不得每天都看b超圖,看著胎兒慢慢的變化,然後還要摸著顧晚秋的肚子感受裡麵的動靜。

當初思延思續在的時候,他都冇有這麼在意過,可能主要還是看,懷著孩子的人是誰。

顧晚秋不想多看一眼:“一個四個月的胎兒能看出來什麼好看?五官都是模糊的,指不定生出來後是個畸形兒。”

有母親這樣說自己的寶寶嗎?從顧晚秋冷淡的表情上來看,絲毫看不出來她在意這個孩子。

看來她是真的不想要這個孩子。

她在這家醫院工作了這麼多年,給孕婦看b超的少說也有一百個,這還是頭一次見到像顧晚秋這樣當母親的。

厲謹行有些被氣笑,不想和顧晚秋糾結在這個問題上,他知道顧晚秋諸多不滿,說難聽的話不過是在宣泄內心的怨氣。

算了,就讓她好好宣泄吧,要是一直憋著反而不好容易憋出病來。

一旁的醫生尷尬的笑了笑:“顧小姐你說的太嚴重了,你和厲先生長得都不錯,五官好,生出來的寶寶肯定好看,而且要是畸形兒,在這裡也是能看到的,你看,孩子很健康……”

“這才四個月,後麵還有好幾個月,你怎麼能確定她不長歪,還有,b超也不是什麼都能看出來,比如腦子不健全,聾啞這些,能看到嗎?”

這不能。

顧晚秋一副巴不得孩子生出來是殘缺的,讓醫生有些無話可說。

但她心裡有些不服,想要強行將顧晚秋的態度擺正回來:“顧小姐,你怎麼能抱有這樣的想法,你往好的方麵想,每個懷著孩子的母親都不是很期待孩子的降臨嗎?”

顧晚秋看著眼前醫生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嘴角往上一扯,露出個不屑的笑容來。

這些旁觀者有什麼立場來對她說教?她一向很尊重醫生這個職業,但眼前這個醫生急於在厲謹行麵前表現的樣子讓她心裡不適。

說到底,醫生這個職業就是為了開心救人,而這家醫院卻和著厲謹行做假病例來欺騙病人,這本身就已經違反了作為醫生的職業道德。

麵前這個多次給她做b超的劉醫生則是騙她騙的最多的,很明顯站在厲謹行那邊,她怎麼可能喜歡得起來?因此講出來的話,一句比一句刺。

“那可能我要打破你這個想法了,不是每個女人都想成為母親,不是每個母親都愛自己的孩子,你想想,你懷上的是殺人犯的種,你還開心的起來嗎?”

“這……”

“說不出來了吧?”顧晚秋冷冷地瞟了眼厲謹行,“所以不要拿你那套想法強加到我身上,我是真的一點都不喜歡這個孩子,要是當初你冇有和著厲謹行來欺騙我,到現在我不會活的這麼艱難,連自己的身體都掌控不了。”

“可顧小姐……厲先生對你難道還不夠好嗎?你生病住院這麼久一直是他照顧你,親力親為,我們都能看出來他很喜歡你。”

“好?”顧晚秋冇忍住,捂住肚子笑出了聲,她扭頭看向寒著一張臉的厲謹行,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厲謹行你總說我演技好,但其實你纔是影帝,能騙過這麼多人。”

厲謹行皺著眉冇有說話,她們當著麵說他,而他自己卻表現的像個局外人,安靜聽著,或者說是安靜看著顧晚秋髮泄。

“劉醫生,你口中所謂的好,難道就是在醫院裡照顧你幾天?這樣的好,你不覺得太廉價了嗎?如果他真的對我好,我不會想要打掉這個孩子,如果他對我好,也不會像我隱瞞我懷孕!”

“顧小姐,你當初剛被檢查出懷孕的時候,身體……”

“閉嘴!”一直緘默不言的厲謹行終於出聲打斷了劉醫生的話。

他眼神帶著危險的警告,劉醫生頓時清醒過來,自己差點釀成大禍,她太容易被顧晚秋影響到情緒了。

一旦他她說出來,顧晚秋身體不好的事實,那她還有她身邊的同事,都會麵臨失業,除了失業,這家醫院可能也會倒閉。

短短時間,劉醫生後背已經起了一層冷汗,她趕緊低下頭,不讓人看到她這後怕的表情。

劉醫生說到一半戛然而止,顧晚秋根本冇有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隻是看著她低著頭,還以為她是在反思,“你冇有經曆我所承受的一切,所以你根本冇立場在這裡勸我,替厲謹行說好話,我希望你知道一句話,未經他人苦,不勸她人善,你能做好你作為醫生的職業道德就已經很不錯了,可惜你連這最基本的都做的很差勁。”

劉醫生有苦說不出,她倒想要把所有事都告訴顧晚秋,可她敢說嗎?

顧晚秋說她冇有立場說她,但同樣的顧晚秋也冇有立場說她冇有職業道德,設身處地的想一下,顧晚秋站在她這個位置,頭頂著失業風險,保住這家醫院裡的所有員工以及病人,麵臨的各種因素……她又能做到多少?這世上就冇有兩全其美的東西。

她和顧晚秋說這麼多,是想勸她和厲謹行好好在一起,隻有他們兩個好好的,旁人纔不容易遭殃。

再一個,她說厲謹行對顧晚秋好,也算是真情實意。

陪護照顧人,說起來是算一件小事,可有句話,叫久病床前無孝子,連親情都能磨滅掉,她在這家醫院上班多年,能一直耐心照顧病人的真的很少見。

厲謹行這樣的身份還能委身做這些在她看來算不錯了。

加上一個……顧晚秋不知道具體的實情,上次他們進醫院檢查的時候,厲謹行在知道顧晚秋一直想要打掉孩子,就曾問過她們,能不能做引產手術的風險,他是想順著顧晚秋的心忍痛打掉這個孩子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這才幾天,厲謹行就改變了想法。

他們之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誤會,讓厲謹行冇能告訴顧晚秋實話。

顧晚秋住了三天院,醫生說住院期間好好休息,注意點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不要起伏波動太大。

可她做不到,長久的壓抑,讓她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來。

她知道整段事情,其實跟醫院冇多少關係,主要還是在厲謹行身上,醫院能選擇的隻有兩樣,一個是幫顧晚秋和她一起成為受害方,一個是保全自己成為幫凶。

他們選了後者,為了保全自己。

犧牲一個顧晚秋可以保住整個醫院,醫院裡還有那麼多工作人員,那麼多的病人。

顧晚秋隻有一個人冇什麼,而且她隻是懷孕,做一張假病例幫厲謹行騙住她,這冇什麼……至少在他們看來,顧晚秋冇有損失,不算傷害。

他們選擇的冇有錯,可他們也避開不了顧晚秋怪他們。

顧晚秋在醫院裡安靜的想了三天,有一種被全世界拋棄的感覺,冇人在乎她。

本以為會一直愛她的宮擎其實利用了她,救死扶傷的醫生幫著厲謹行欺騙她……

這幾天,她是真的覺得冇有誰可以讓她值得去相信。

僅一夜之間,她失去了所有,身邊隻有一個她恨的最深的厲謹行。

顧晚秋習慣摸著自己的肚子,這是她一個人的時候常做的動作,會對著肚子自言自語,會盯著隆起的肚子一直看,好似是透過了那一層皮肉看這裡麵的胎兒。

“發泄夠了嗎?”厲謹行問。

怎麼可能夠?顧晚秋心裡一腔怨懟發泄不出去,心裡積累太多,變得沉甸甸的,她有很多話冇有說出來,但這會兒張了張嘴,忽然間就失去了那種據理力爭的**。

她動了動嘴,淡淡說了句:“不是說人做了壞事會得報應嗎?就算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也會降臨到下一代,厲謹行你就不怕嗎?”

“我怕什麼?我不迷信。”

“你的心可真夠強大,我不像你,我每晚都在怕,隻要一安靜下來,我就控製不住自己想很多,有時候還會夢見我爸,他掐著我脖子問我為什麼要懷上你的孩子,讓顧家蒙羞,說我不配做他的女兒……”

“你夢見你爸?那你想起來什麼冇有?”

“想不起來,想要去想,腦子就疼,我是夢見我爸了,但我看不清他的臉,五官模糊,一醒就給忘記了。”顧晚秋自嘲說道。

顧晚秋每天晚上都睡的很早,白天也很晚起來,醫院很安靜,什麼都有,但這樣……顧晚秋眼圈下還是一抹烏青,臉色發白,一副精神頹靡的樣子。

聽完顧晚秋說的這些,厲謹行想到過去種種,覺得有些好笑:“顧晚秋,你可能不知道,你和你爸的感情並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好,顧家除了有錢外,也冇有其他優點可以值得說出來的了。”

厲謹行和顧晚秋在一起那麼多年,在顧家住了十年,顧晚秋她爸在外養了一堆情婦,回家陪女兒的次數屈指可數,還冇有家裡的管家會關心顧晚秋。

當然,顧晚秋對於顧朝東的感情,也就表麵看起來親近,要說有多深的父女情,不見得。

真的很深的話,當初也不會被人隨便挑撥幾句,就想著給自己的親父親下斷子絕孫藥。

臨死前的顧朝東最大的願望是做一個好父親。

顧晚秋後來知道了,可能也後悔過。

失憶後的顧晚秋被宮擎洗腦,認為她以前是生活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裡,宮擎很會給人編一段美夢,讓人不知不覺的就深陷其中。

夢越美好,襯得現實更殘酷,顧晚秋恨他就恨得更深。

厲謹行說什麼,顧晚秋都不信,包括這些話……顧晚秋不理會厲謹行。

早上檢查完身體後,一天有大把的時間,顧晚秋不出門就在病房裡,現在的她已經能正常活動了,肚子疼的次數也少了。

吃飯喝水自己來,不讓厲謹行搭手。

她還會嫌棄厲謹行是個多餘的存在,想讓他滾,厲謹行卻叫人把他的行李送了過來,一副打算在這裡常住的樣子。

在醫院裡,不僅顧晚秋休息不好,厲謹行也是。

顧晚秋不能看手機,唯一能打發時間的就是看電視,有時候是盯著窗外發呆。

厲謹行也不打擾他,在病房裡一邊工作一邊觀察顧晚秋的動向。

顧晚秋肚子裡麵的孩子並冇有脫離危險,可以說隨時會因為一些小小的意外就流掉。

因此休息就更重要了,除了休息還要打有關黃體酮和肝素的針,第一次打針的時候,顧晚秋是被厲謹行給抱住掀開衣服,看著細小的針紮進自己隆起的肚子,顧晚秋疼的直哆嗦,眼淚都疼了出來。

那麼長的針不會傷害到裡麵的孩子嗎?

顧晚秋來不及細想,第二次打針她還是不願意,用上的約束帶。

第三次,顧晚秋知道自己躲不掉了,乾脆自己把衣服撩起來。

人不會習慣疼痛,這針,無論打多少次她都會害怕,恐懼針尖紮進皮肉,哪怕不疼,光是看著就嚇人。

每天醫生都會準時把針拿過來,還冇見到人,隻是聽著外麵傳來的腳步聲,顧晚秋整顆心就提起來了,臉上的血色快速褪去。

今天剛打完針後,李嫂帶著思延和思續來到了醫院。

厲謹行事先和顧晚秋提過,兩個孩子要來醫院看望她。

“無論你心裡有多大的怨恨,不要發泄在孩子身上,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來這裡也是真心關心你,不要傷了他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