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管家買了煙花放在後院裡,這裡片區域離市中心遠,容積率低,不屬於煙火禁燃區域,逢年過節,為了熱鬨喜歡放煙花的會把買來的煙火爆竹拿到這片區域來放,視野廣,占地位置高,放出來的煙火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到。

晚上六點外麵就有人開車把煙花拿到這裡放。

隻聽到“砰——”的一聲,顧晚秋嚇了一跳,正在吃飯的她停下筷子往窗戶外麵看去,隻看到一陣陣白光印在玻璃上。.

厲思延最先反應過來說:“外麵放煙花了。”他一點都不怕,小臉上帶著興奮,還想要放下碗筷去外麵看。

“把飯吃了再去看。”厲謹行沉著一張臉。

原本都打算跳下椅子跑出去看的厲思延,在看到厲謹行陰沉沉的臉色後,抖了抖小腿又縮了回去,乖乖地扒著碗裡的飯菜,小嘴裡塞的滿滿的,像是一隻倉鼠,臉都鼓了起來,他想快點把飯吃瞭然後就能出去看煙花了。

“爸爸,今年我們買菸花了嗎?”

厲謹行最近一直在醫院裡,這些家常小事一般是交給管家做的,管家前幾天發給他一張最近的購物清單,他瞟了一眼,快速的記上,其中有一列就是煙花爆竹:“買了。”

“耶,那我們等會兒也去放,媽媽一起來。”

厲謹行:“想放就放,這幾晚你們可以慢慢玩。”

顧晚秋已經回過頭了,外麵依舊是放煙花的聲音,聽習慣後這些聲音已經影響不到她了,她安靜的吃飯,想著以前的事。

她剛被宮擎撿到的時候,那兩年她特彆害怕噪音,身邊一旦被人弄出很大的聲響,她的心臟就會不由自主的提起來,提心吊膽,整個人處於恐懼焦躁不安中。

第一年的冬天,城市裡還冇有頒佈禁止放煙花的資訊,除夕跨年的時候每家每戶都在放煙花,很熱鬨她卻躲在桌子底下瑟瑟發抖。

最後還是宮擎找到她,把她抱到懷裡捂住她的耳朵,遮蔽住外麵的聲響。

她看著他的嘴唇動著,口型上說了兩個字:“彆怕。”

她是個怪人,這麼熱鬨的一天,她卻喜歡一個人躲在家裡,她能感覺到的除了恐懼就是無邊的孤獨,哪怕被人抱在懷裡,也始終覺得她不屬於這裡。

每年,她最不喜歡的節日就是除夕了,又冷又怕。

後來慢慢的治病,逐漸的冇有那麼害怕噪音的,但聽到煙花瞬間點燃綻放的聲音的時候,她的心跳還是會漏半拍,然後紊亂,冇辦法集中精神。

顧晚秋握緊手裡的勺子,悶著腦袋,一勺一勺的喝著雞湯。

管家是在網上采購的煙花爆竹,知道兩個小少爺喜歡,於是乾脆買了很多,有小孩喜歡玩的仙女棒,還有“甩炮”這種很安全不需要用火,直接用力扔在地上就會發出“砰”的聲音,就算扔到彆人身上了,也傷不到人,最適合小孩子玩。

思延和思續因為想看外麵的煙花,快速吃完飯後就下了桌,急沖沖的跑到外麵,外麵視野廣,站在外麵院子裡,能看到整片煙花綻放,五顏六色,四麵八方全是放煙花的聲音。

兩個孩子跑到外麵冇多久就又跑回來了,想看看厲謹行和顧晚秋有冇有吃完飯。

“爸爸媽媽,我們也放煙花吧,快點快點。”厲思延催促道。

厲謹行慢條斯理的吃著,一邊吃一邊觀察坐在對麵的顧晚秋。

顧晚秋現在已經能接受放煙花的聲響了,但要是在她麵前放她還是會覺得嚇人。

看顧晚秋放下手裡的勺子,厲謹行緊跟著也放下了碗,手裡拿著紙巾擦嘴:“一起去?”

“你們去吧,我不想去,我想在家裡看春晚。”

“春晚有什麼好看的?明天還有回放,走吧。”不顧顧晚秋的反抗,厲謹行牽著她的手把她帶出了屋。

他記憶裡的顧晚秋可是最喜歡煙花,以前每年都會讓管家準備很多,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就跟外麵蹦蹦跳跳的思延一個樣。

厲謹行忽然有些懷念起來,他以前和顧晚秋一起站在門口放煙花的時候。

外麵一縷縷煙花升起來綻放,厲謹行牽著顧晚秋的手,明顯能感覺到她的顫抖。

他回頭看過去,在光影下,她抿著薄唇,臉色有些蒼白。

厲謹行皺著眉:“你害怕?”

顧晚秋依舊是死死地抿著唇嘴上冇說,但行動上已經說明瞭一切。

厲謹行笑了笑:“你以前最喜歡放煙花了,跟思延一樣。”

“是人都會變,你彆拿以前的我跟現在的我相比,我的臉還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也是,但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能一下子認出你,還喜歡你。”厲謹行把衣架上的外套取下來穿在顧晚秋身上。

他並冇有因為顧晚秋害怕就不帶她出去放煙花了。

“當你融入進去後就不會害怕了,試試吧,思延思續還在外麵等著你。”

“爸爸媽媽,你們快出來呀!外麵好多煙花,好漂亮!”似乎是聽到厲謹行說起他,外麵的思延手裡拿著仙女棒大聲嚷著。

一旁是李嫂小心的看著他,生怕他手裡的仙女棒戳到思續。

顧晚秋聽到思延的聲音後,忽然大起了膽子,這麼多年她還冇有親自放過煙花。

知道她害怕響聲後,宮擎從來不會買菸花來放,他們會在房間裡看電視,臥室裡有隔音,房門窗戶一關,就聽不到外麵的動靜了。

所以相比於其他家,他們那兒總是要冷清很多。

新年除夕相比著其他傳統節日來說,更有著不一樣的情懷,寓意著一年的結束,重新的開始,也有閤家歡團圓的意義。

所以也不是每年這個時候宮擎都會陪著她,他也有自己的家人。

所以這個時候,她隻能一個人熬過去,在最熱鬨的節日撐過最孤獨的夜晚。

她在萬千煙火中感到孤獨,大概是覺得這萬千煙火中冇有一束為她而點。

以前覺得害怕的,不知道為什麼到了煙花底下後發現並冇有她想象中的那麼恐懼,在電視上看煙花和在現場看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更美更震撼,當驚豔大於恐懼後,便不會再讓人感到害怕了。

厲謹行什麼時候站在她身後捂住她耳朵的她都不知道,她隻是呆呆的看著天上。

蓉城的夜晚很漆黑,但今晚,比白天還要亮。

她想起往年她躲在衣櫃裡,躲在桌子下的畫麵,明明這麼好看為什麼要怕呢?

厲謹行見她慢慢的被天上的煙花所吸引,捂住她耳朵的手也鬆開,“是不是冇那麼可怕?很多東西要試過了才知道。”

思延手裡拿著兩根仙女棒在院子裡轉圈圈,冇多久就放完了,他讓李嫂又給他們一根,不是自己玩而是給顧晚秋:“媽媽,你拿著這個,這個不會傷到你的,你看像不像花,好看嗎?”

“好看。”顧晚秋接過去。

顧晚秋慢慢來了興致,情緒逐漸活躍起來,放煙花圖的是個喜慶,也算是過年的儀式感。

這是她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了參與,享受到了過年的氛圍。

她加入進去,管家這個時候也把煙花給拿了出來,足足二十個,每個都有200發,夠放很久了。

顧晚秋可冇那個膽子放煙花,厲謹行去點火,她就牽著兩個孩子的手站在門口,正要放的時候,大門外一陣亮光從遠處照來,一輛越野車出現在視野中。

這個時候誰會來?都這麼晚了。

車子停穩後,副駕駛門打開,何添從裡麵跳了出來,整理脖子上的圍巾,看著門口擺放的煙花。

“這是要放煙花嗎?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我也買了,到時候一起放。”何添第一眼看到的是厲謹行,然後纔是站在門口的顧晚秋還有她身邊的兩個孩子。

看到顧晚秋,他眼裡閃過一些意外,最近他和周毅都在外麵忙,對於國內發生的事還不知道,也冇時間和那個精力去過問厲謹行的私事。

隻知道,顧晚秋活著回來後,厲謹行又和她糾纏在一起了。

對於顧晚秋這個人,他實在是喜歡不起來,好說歹說,厲謹行都聽不進去,乾脆由著他去,隻要不像十年前那樣差點把自己搞進監獄裡,何添還是放得下心的。

他覺得厲謹行應該也長記性了,畢竟吃過一次虧,美人關雖然難過,但在厲謹行這裡,十年都這麼過了,由此可見也不是非顧晚秋不可。

厲謹行年齡到了這裡,有了孩子,想要個老婆也正常,聽說顧晚秋現在腦子不太行了,還一身的傷,這樣的人翻不起什麼風浪,厲謹行喜歡,那就留著好了。

“顧小姐,今年在這裡過年啊。”他上前幾步打趣道。

顧晚秋見這個突然來到這裡的男人和她說話,她皺眉,從記憶裡翻不出來這個人的印記,那就是說,是她失憶前認識的。

看著和厲謹行很熟,和厲謹行沾邊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

顧晚秋扭頭冇搭理他,何添一來就碰到了冷臉,也不意外,畢竟以前的顧晚秋也看他不順眼,明明顧家都冇了,還擺著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樣子。

顧晚秋看著駕駛座裡的人出來了是周毅,這個人她記得,她來這裡的第一天,就是周毅開的車,當時她因為感覺熟悉還多看了他幾眼。

“你們兩個怎麼來了?”厲謹行走了過來,和何添周毅擊了個掌,他臉上帶著笑容,對於他們忽然的到來,是既意外又高興。

“除夕過來看看你們,我和周毅昨天剛從國外回海城,也冇什麼地方去,就乾脆到你這裡來了,人多熱鬨,這裡的院子還挺大,雖然比不上秋樂莊園,但用來燒烤還是綽綽有餘,明天就在這裡做個燒烤架吃燒烤吧。”

“何叔叔,周叔叔。”思延思續見到兩人後也是高興的打招呼,看樣子和他們很熟。

“喲,小延延小續續,這麼久冇見,感覺你們長高了。”

“真的嗎?”

“真的哦。”何添睜眼說瞎話,具體有冇有長高,他根本不知道,不過小孩嘛……都喜歡被人誇長高。

“既然我和弟弟都長高了,那何叔叔可以不叫我小延延嗎?聽起來好怪。”

“怎麼會怪呢,明明這麼可愛,隻有我才能叫哦,這是專屬稱號,說明我很喜歡你,對了,叔叔我啊,還給你帶了新年禮物。”何添樂忠於逗思延。

原本愁著一張臉的思延聽到“新年禮物”這四個字後瞬間被轉移了注意。

“什麼禮物?”

何添從兜裡摸出來兩個盒子,給了思延思續一人一個:“打開看看。”

兩個孩子拿著後直接打開,裡麵是小型機器人,可以語音操控,對於五歲孩子來說足夠稀奇,頓時不想放煙花了,蹲在地上玩機器人。

顧晚秋在一旁沉默地看著,頓時覺得何添就像一隻誘拐小綿羊的大灰狼。

周毅冇有何添那麼多想法,不知道送什麼禮物,感覺這兩個孩子什麼都不缺,於是乾脆包了紅包。

“新年快樂,思延,思續。”

“謝謝周叔叔。”兩個孩子一收到紅包後直接給了顧晚秋,讓顧晚秋收好。

何添在一旁嘲笑周毅:“你這紅包白送啊。”

本就熱鬨的庭院因為何添這個話癆加入後變得更熱鬨了。

厲謹行把手裡的打火機扔到何添手上:“你去點。”

“好吧。”何添去點菸花,還冇點著顧晚秋就開始捂住了耳朵,往裡麵站,厲謹行就站在她後麵,她這一退直接躲到了他的懷裡,等她想要出去的時候,厲謹行不願意,直接張開雙手把她緊緊抱在懷裡,貼著她捂住耳朵的手說:“看天上。”

她明明已經捂緊了耳朵,可厲謹行的聲音還是很清晰的傳到她耳朵裡,就這一愣神的功夫,何添已經點燃了線。

“咻——”的一聲,一陣亮光升上天空“砰——”的一聲響,巨大的煙花綻放開,星火點點,一瞬間照亮了顧晚秋的眼睛。

厲謹行握住顧晚秋的手腕,把她兩隻手從耳朵放下來,對準她的耳朵說了一句:“晚晚,新年快樂。”

你在看煙火,而放煙火的人在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