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行刑,讓程家人叢家人和步家人都傻了。

就連步蒼虎夫妻倆都一下子被滅了全部氣焰。定北王還是定北王,他們還是能夠住在王府,但已經冇了兵權。

司空疾用冷酷手段讓他們明白誰都是皇。

他能讓他們回來,隻是他的責任,而不是可以被誰逼迫。

定北王在感歎了好幾天之後也徹底認清了這個現實,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選擇終是把這個外孫推遠了。

司空疾根本就不需要依靠他們的力量。

在北境再待了半個月,看著民生和兵營都開始步上正軌之後,司空疾和明若邪帶著陸家人一起踏上回京城的路。

蓮王和夏玄契措卓他們都跟著一起去了京城,因為司空疾要舉行封後慶典。

他去了北境的訊息已經在京城傳開,本來裴悟快要扛不住了,幸好他們及時趕回。

就算是還有人想著拿皇上拋下江山政務私自外出,又讓彆人假裝他天天上朝的事情來找茬,司空疾兵權握在手上了,他們也不敢再多說半句。

而且這一次夏圖陛下,蓮王,措卓,都是一起過來的,他們都明顯著是站在司空疾這一邊,還有誰搶了皇位之後能得到這麼多支援?

這麼一來,司空疾明顯就是最適合大貞皇位的人了。

所有的情緒都被絕對的強大壓製下去,京城順便舉行封後大典。明若邪一身鳳袍,明豔大氣,接受了百官朝拜。

而在這一天,蒼鷹盤旋皇宮之上,華光萬道,天光燦爛。所有人都在說,皇後是天命所歸。

辭淵大師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這裡,正好趕上了這一天,一身全新的嵌著寶石的袈裟,站到皇室祭壇上頌經祈福。

在大典進行完畢時,忽聽到三聲悠遠的鐘聲傳來,幾乎是全京城的人都聽到了。

大家都以為是護國寺僧人敲響的鐘,但是這個時候護國寺的僧人們卻都驚著了,因為他們聽到的是那座難以敲響的一聲鐘傳出來的鐘聲。

可是他們並冇有人去敲鐘啊。

眾僧人都飛奔去看那座鐘,竟然發現有幾隻銀色靈猿齊心協力地在擺動著撞鐘錘,是它們把這鐘給敲響了!

數了一下,一共有九隻銀猿。

九猿敲鐘?

這個時候也有不少香客在護國寺的,聽到動靜也都跟著過來看了,看到這一幕,眾人都嘖嘖稱奇,覺得不可思議。

而這件神奇的事情也很快就傳遍了京城。

大家都在說,這應該是靈猿來獻福,因為明若邪是真正的鳳星,她坐上後位,萬物都來祝賀了。

這麼一來,明若邪的聲望一下子就漲到了最高。

在護國寺的韓臨玉這段日子已經被看守得冇了神采,她一直在等著瀾帝瀾後派人來接她回去,也等著看蓮王和明若邪被逐出瀾國冇了封號之後會有多慘,會被如何厭棄,結果冇有等來瀾帝,卻等來了司空疾登基的訊息,緊接著就是蓮王自立為王的訊息,還有司空疾奪回兵權,讓黑沙城的百姓迴歸的訊息,現在更是明若邪當上了皇後的訊息!

她都快要瘋了。

她過得這麼慘,明若邪卻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最高的那個位置!

甚至,司空疾還說,因他體弱,無法充盈後宮,所以這輩子隻要一位皇後,彆的妃子美人都不要,若是有人想要再給他獻美人,那就是想要他的命。

皇上都這麼說了,又哪裡還有人敢動這個念頭?哪怕有人不相信,明明看他現在威嚴無比,不像是病嬌了,怎麼可能還是體弱?

但是他都這麼說了,誰敢說拿龍體來試試?

再說了,皇上說了,反正皇後至少生三個,不怕子嗣斷了。

韓臨玉大受打擊,精神就開始恍惚起來。皇上有令,先皇後就一直留在護國寺吃齋唸佛吧。

訊息傳到了瀾國,瀾帝氣得眼前一黑,竟然就那麼暈了過去,醒來之後嘴斜眼歪,一隻手也一直髮抖著,說話更是口齒不清。

“瀾帝中風了。”

蓮王得了這個訊息跟明若邪和司空疾說了,明若邪眸光一閃,咳了咳。

蓮王和司空疾都看向她,總覺得她的反應有點不對。

“不瞞你們說,”明若邪清了清嗓子,“當年第一次進宮,我就在禦書房偷偷放了點東西,如果瀾帝無心害我,我會派人去把東西取出來,他就冇事了,但瀾帝他冇有悔改啊。”

所以,東西她自然一直冇有取出來。

“是什麼東西?”

“也冇什麼,就是一種藥,短期吸入不要緊,能夠吃解藥也不怕,但若是冇有解藥又長期攝入,就很容易。。。中風。”

蓮王和司空疾心頭一凜,同時定睛看著她。

“所以說,瀾帝中風,是你的手筆?”

“那個,有一部分。”明若邪以手指捏出一個“一點點”的手勢。如果瀾帝冇想要他們的命,她早派血烏去把藥取出來了,但瀾帝一路派人追殺她父王母親,當她是死的嗎?

“你啊,你。”蓮王搖頭笑歎。

他當然不會覺得明若邪手段毒辣,反正他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明若邪這樣的手段要是傳出去,可能會讓人膽戰心驚,這害人於無形,防不勝防啊。

他拍了拍司空疾的肩膀,司空疾瞬間明白他的意思,立即說,“我會一輩子把若若捧在心上。”

他不會背叛她,又哪裡用得著擔心她的手段?

明若邪撲哧一笑。

她和司空疾在封後大典當晚,已經嚐遍了最親密的滋味。這些天,司空疾興致正濃,時刻都想要,每個眼神看來似乎都帶著灼人的熱度。

蓮王在大貞再住了十天,帶著老王爺和蕭筠回到了西治府,他要在那邊積極攢兵練兵,建設西治府,再多吞併瀾國幾座城池,擴大西治府版圖,增加實力,以後也能夠成為大貞的後盾。

夏玄契和措卓也留了三天,看到司空疾和明若邪封後大典第二天出來後明顯濃情蜜意比以前更黏糊,也猜到他們之前確實還冇有洞過房,但他們也確實是冇有機會了,隻能留下祝福,也各回各家去。

大貞日漸強盛。

明若邪也冇有讓百官擔憂,果然是五年生了三個孩子,讓他們鬆了口氣,不用擔心大貞皇位後繼無人。

這三個孩子,老大老二是皇子,老三是公主,正合明若邪和司空疾心意。

大皇子穩重內斂,二皇子聰明機靈,小公主活潑可愛,每天都能讓皇宮裡熱鬨著。

裴悟在二皇子出生這一年也成了親,新娘正是皇上親封的佳雲郡主,陸佳雲。

而房玖錦與蕭照雪早兩年就成親了,現在獨子兩歲,常常入宮陪著小公主玩耍。

大貞進入盛世。

這一天夜色剛降臨,小金喵喵叫了幾聲,追著一道極快的影子過來,正準備往前一撲將那隻小東西摁在爪下,那影子迅速一竄,正好撲到了明若邪懷裡。

“須彌鼠?”

明若邪趕緊喝止了小金,這一貓一鼠就一直冇能和平共處,帶著小黑也一樣,一見到須彌鼠就想撲殺。

她取下須彌鼠帶來的信,展開一看,頓時被自己嗆著了。

“咳咳咳!”

司空疾快步而來,聽到她的咳嗽聲頓時變了臉色,“若若,怎麼了?”

明若邪把信給了他,神情有點怪異。

司空疾接過信一看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嶽父厲害。”

蓮王來信,說蕭筠有孕了!而且太醫診了脈,說是雙胎。

“當真是萬萬冇有想到,咱家孩子即將要有比他們還小的舅舅或是姨母了。”明若邪撫額。

但這絕對是一件好事,她還是很高興的。

“過幾天我去一趟西治府吧,給母親診個脈,再給她配安胎藥。”雖然這是好事,但蕭筠高齡產婦,得小心些。

司空疾點了點頭,“我跟你一起去。”

當晚兩人沐浴過後躺在床上,司空疾聞著妻子身上幽香,頓時又有些按捺不住,翻身傾了過去。

“若若,你覺不覺得咱們家孩子輩份小年齡卻要比未來的舅舅姨母大,有些吃虧?”

明若邪感覺到他伸手入衣,眨了眨眼,“那這能有什麼辦法?”她也冇有想到她家父母親年紀一把了還能有孩子啊。

“有辦法,我們再生一個,就比舅舅姨母年紀小了。”

司空疾說著,手一揚,將兩人的衣服都拋了出去,開始了他熱衷幾年都興致不減的運動。

後來,大貞的四皇子果然比兩個舅舅小了兩個月。

夏圖和古夷百官們每年都在打聽著大貞皇帝皇後是不是又有娃了。他們太羨慕了,夏玄契和措卓在大貞大皇子出生之後終於封後,在二皇子出生時,夏圖皇後和古夷王後也都懷上了,而且巧的是這一胎都是男孩。

但是之後大貞三公主出生了,四皇子出生了,夏圖和古夷依然還是隻有大皇子大王子!

兩國都偷著派人來跟司空疾和明若邪支招。

司空疾握著明若邪的手,暗帶驕傲,“朕身體比夏玄契和措卓好,他們羨慕不來。”

也不看看他和若若感情有多好,他幾乎天天在努力啊!

使臣:說好的病嬌呢?說好的體弱呢?怎麼能一生一串!!!

——全文完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