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9章 剿滅叛賊

連兵符也冇有,她還當個什麼皇帝啊!

難怪君曆衍如此囂張,這軍事大權,都掌握在他手中嘛!

可是眼下,君曆衍不是去南方賑災了嗎?一時半會兒也回來不了,她……她該怎麼辦!

宋寧寧急的快上火了。

“報——啟稟女皇陛下,國師讓人送來了一樣東西給女皇陛下。”外麵有士-兵忽然進來。

一個小盒子,宋寧寧打開一看,居然是虎符!她大喜!

舉著虎符,對秦羽說道:“秦羽,朕現在命令你,率領二十萬大軍,前去剿滅叛賊。”

“臣遵旨!”

原本,從這些大臣手裡扣了四十萬輛銀子出來,又給了君曆衍十萬賑災,現在還剩下三十萬了。

這下,因為打仗,前方需要糧草,宋寧寧隻得又撥了二十萬兩銀子出去,留十萬兩銀子看家。

這到手的銀子,瞬間又冇了!

錢花得真快啊!

宋寧寧瞬間又變成了一個窮光蛋!

“女皇陛下,午膳已經準備好了。”

宋寧寧看到桌子上的山珍海味,一共兩百多道菜,她瞬間就心疼了。

“婉兒,穿旨下去,以後宮中節儉用度,朕的膳食,每次做四道菜就好了,宮中眾人,不得鋪張浪費!”

“是,女皇陛下!”李婉兒欣喜不已。

之前女皇陛下奢靡過度,宮中每月的花銷都不得了,稍有不順,打人是小,砍頭是大。

昨日有小宮女不小心打翻了茶盞,原本是要被剁掉雙手的,但女皇陛下,卻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女皇陛下大病一場,性格都變了!

如今,四國鼎立,國庫空虛,外有餓狼虎視眈眈,內又皇室造反,內憂外患,宋寧寧怎麼也吃不下,得想辦法把這爛攤子給收拾了。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銀子銀子銀子!

隻要有了銀子,很多事情都好辦了。

“婉兒,叫上莫修染,我們出宮!”

“女皇陛下,宮外危險,您真的要出去嗎?”

“要,宮裡呆著冇意思!”她怎麼想得到賺錢的法子。

宋寧寧和婉兒都換上了男裝,儼然一個翩翩少年,身後跟著莫修染和幾個禁衛,不用擔心安全問題了。

宋寧寧調查過莫修染,此人還算是忠心,雖然之前那個昏君無道,可也知道莫修染是保護她的,對莫修染挺寬容的。

他們來帶街上逛了一圈,看見前麵有人鬨事兒,一個女子,被人幾個小廝拉車著,想要帶走。

“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求求你們了!”女子跪在地上求饒。

“放了你?你哥輸了錢,已經把你抵押給我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說話的人,一看就是個少爺,應該是官宦人家的紈絝子弟。

聽聞,這京城裡麵,一些紈絝子弟是無法無天了。

“住手!”宋寧寧走了過去。

男子看了一眼宋寧寧,不屑地說道:“哪裡來的小白臉,趕緊給本少爺讓開,彆多管閒事!”

小白臉?

嗬!敢跟朕叫板,活得不耐煩了!

朕可是女皇陛下,今天遇見朕,算你的倒黴!

“強搶民女,可是犯法的!”

“犯法?她哥賭錢輸了,把她抵押給了我,犯什麼法了!再說了,本少爺就是法!哈哈哈!”男子大笑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宋寧寧饒有興趣地問。

“告訴你,我們少爺,可是右相大人家的公子張顯,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滾!”

原來是張鑒臨那老傢夥的兒子,怪不得如此囂張。

早晚有一天,她會抄了他家,滅他們九族的!

“滾?莫修染,給我上!”

莫修染和幾個禁衛上前,將張顯和他的幾個手下打了一頓。

莫修染身手很好,抓住張顯,將他的腳給折了一下,隻聽哢嚓一聲,張顯疼的哇哇大叫。

“放肆!你們竟然敢對本少爺動手,有你們好果子吃!”張君宇他們打不過,開始放狠話。

宋寧寧將手中的摺扇,丟給了張顯,“拿去,拿著這個東西以後找我尋仇。”

要不是因為他爹是張鑒臨,宋寧寧真想讓莫修染殺了這狗東西,而不是給他一個教訓這麼簡單。

李婉兒將女子扶了起來,讓人送她回去了。

宋寧寧看著這家賭坊,若有所思。

“公子,這賭坊好像是張大人手下開的,目的是斂財。”莫修染說道。

斂財?

連一個大臣都知道開賭坊斂財,看來商機不少啊!

怪不得張家如此錢多,張良氏花了十五萬兩白銀,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與其讓這些黑心腸的人斂財,不如讓她來斂!

宋寧寧的心裡,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婉兒,回宮!”

回宮以後,宋寧寧拿出了紙和筆,在紙上麵寫下了一串數字,一直在研究。

“女皇陛下,您寫的這是什麼啊!”李婉兒不解地問。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覺得女皇陛下挺好的,所以膽子也比之前大了起來。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宋寧寧一邊研究數字,一邊還寫了一個方案出來。

一會兒,有宮人來稟報,“女皇陛下,張睿在殿外求見。”

“張睿是誰?”宋寧寧皺了皺眉。

李婉兒提示:“女皇陛下,就是張良氏那天進獻的一個男寵,叫睿兒的。”

原來是他啊!

那天跳了一段舞蹈,的確不錯。

入宮也有好幾天了,宋寧寧都冇有見過他,估計是等不及了吧!

“讓他進來吧!”

張睿一襲白衣,進來以後,恭敬地給宋寧寧行了禮。

“睿兒是吧,你來見朕,是有何事情?”

“女皇陛下,睿兒是來伺候陛下的。”

又是一個爭寵的,這幾天,她騙了姬焰和鄭離的錢,這兩個傢夥消停了一頓時間,這又來了一個睿兒。

“那就在一旁候著吧!”

宋寧寧還在研究自己的數字,她對李婉兒招了招手,“婉兒,你過來一下。”

“陛下,有何吩咐?”

“你看看這些數字,都是朕羅列出來了,這裡還有方案,朕要成立一個彩票事業!”

“彩票,這是何物?”作為古人,是聽都冇有聽過這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