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63章 血流成河

“丞相,告辭!”君曆衍不理會他。

但這時,從四麵八方,衝出來一群殺手,攔住了他的去路。

君曆衍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看著宋遠之,“丞相大人,這時想要置在下於死地?”

“並非如此,國師,之前女皇陛下要殺老夫全家,是國師力保,我們宋家滿門才能活到今天,國家的大恩大德,老夫是斷然不會忘記的,隻是老夫今日,想要多留國師一會兒。”

“哼!那要看看,你派來的這些人,有冇有那個本事兒了。”

宋遠之知道,是攔不住君曆衍的。

但是,他隻要拖住他便行了,好讓懷王李章那邊,給他奪爭取一點時間。

君曆衍立馬與這些打手打了起來,君曆衍的武功不錯。

可是,對方人多,一直都在拖住他,拖延時間。

想要在段時間內,將他們解決,恐怕很難。

“主子,這裡交給我!”聶風出現了。

他上前抵擋了這些打手,君曆衍終於有了脫身的機會。

他用輕功,直接從樓上飛了下去,騎上一匹馬,直接便往皇陵的方向去了。

宋遠之看著君曆衍逐漸消失的背影,他捋了捋自己的鬍子,一切,就看天意了。

懷王,老夫已經儘力了。

……

宋寧寧派人去將玉璽拿了過來。

這時候,張睿喊道:“女皇陛下,萬萬不可啊!”

這是玉璽,怎麼能給那個狗賊!

他寧願去死!

“閉嘴,等會兒本王再好好處置你個男寵!”懷王厲聲吼了一句。

他讓人打開盒子,擔心裡麵有詐。

身邊的人打開以後,將玉璽拿了出來,遞給了他。

懷王看到這玉璽就在自己的手中,感覺自己已經掌握了天下一樣。

他是皇帝了!

心中忍不住的竊喜!

“李璿璣,把禪位的詔書寫出來,皇叔還可以給你一個全屍!”懷王拿到了玉璽,現在就等詔書了!

隻要有了禪位的詔書,他便可以名正言順的拿下這個皇位。

大家隻會覺得,他匡扶了李家江山,讓大週迴歸正統,便不會有人說什麼的。

身邊的侍衛,拿著刀,架在宋寧寧的脖子上麵,逼著她往前去。

筆墨紙硯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宋寧寧親手寫下詔書。

宋寧寧知道,一旦這詔書寫下了,那麼自己……也就冇命了!

“王爺!王爺,不好了,君曆衍帶著人殺過來了!”這時,懷王的手下來稟報。

“什麼!君曆衍!”他吃一驚,君曆衍不是被宋遠之給纏住了嗎?

也對,君曆衍是什麼人啊。

他如此聰明的人,想要纏住他,實在有些不易。

宋遠之能夠纏到現在,已經是給他爭取了足夠的時間了。

“給本王殺了他,今日,本王不僅要匡扶大周,還要將這些清君側,將這些奸佞小人,一併剷除!”

眾所周知,君曆衍是個權臣。

自從先帝去世以後,這大周的大權便旁落在他手中了。

懷王李章,對他也是嫉恨許久。

這些男寵,是他的眼中釘,而君曆衍依然是他第一個想要除掉的人。

此時的君曆衍,帶著人衝了進來。

宋寧寧看見,他雪白的衣袍上麵,竟然染上了點點紅色,像紅梅一樣,在潔白的地方綻放。

今天這一場,註定要血流成河!

君曆衍看見宋寧寧被挾持,心中擔心不已。

“懷王,你膽敢造反,如此對待女皇陛下,你對得起列祖列宗嗎?”君曆衍問道。

他一手執劍,目光寒冽,氣勢磅礴。

與那些貪生怕死的大臣想比,他現在錚錚傲骨,儘顯男兒本色!

講真的,宋寧寧從來冇有見過,君曆衍如此這樣。

這一刻,他彷彿不是那個權臣,而是從地獄走出來的戰神!

他堅硬不屈,隻為捍衛自己正確的事情。

“哈哈哈哈!君曆衍,你如今已經被包圍了,你覺得你還有資格跟本王講話嗎?你搞清楚,這大周的江山,是李家的,並非是你君曆衍的,你把持朝政這麼多年,也該夠了!今日,我便用你的鮮血祭奠這李家的列祖列宗!”

懷王說完,立馬出現了一支衛隊,將君曆衍和他帶來的人重重包圍了。

就在他們要動手的時候,宋寧寧喊道:“住手!”

“皇叔,你不是想要禪位詔書嗎?難道,禪位詔書,比你殺了君曆衍還要重要?”

這話倒是提醒了懷王。

懷王身邊的謀士,悄悄地上前說道:“王爺,先拿到詔書再說,萬一生出什麼變數就不好了,這君曆衍,已經被我們給包圍了,什麼時候想要誅殺他,都是可以的,兩者要取重的那個啊!”

“好!李璿璣,趕緊把禪位詔書給寫了。”

“不能寫!”君曆衍大聲吼道。

禪位詔書一寫,宋寧寧就會冇命的!

君曆衍深知這個道理。

他怎麼能讓她涉險!

“快點寫!”懷王開始緊張了。

他親自拿著刀,放在了宋寧寧的脖子上麵。

由於太用力了,宋寧寧的脖子,竟然出現就了一道血痕。

“李章,你住手!”君曆衍見了,大怒。

忽然間,他從地上用輕功飛了起來,直接飛到了祭台上麵。

頓時,下麵的士-兵一起湧了上來。

李章挾持著宋寧寧,慌張地喊道:“快給本王攔住他!”

一群護衛,拿著劍指著君曆衍,而君曆衍的目光,全在宋寧寧的身上,他擔心她。

宋寧寧從他的眼中,便看出來了。

“君曆衍,原本想要讓你多活一會兒,現在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來人,給本王殺了他!”

“住手,皇叔,你要是敢動他的話,朕現在就死在你刀下,你永遠也拿不到詔書了!”

說完,宋寧寧居然握住了懷王的刀,使勁兒地割自己,脖子上的血,一直往下麵流!

“璿璣!”君曆衍擔心不已,厲聲喊道。

懷王李章也嚇壞了,這要是死了,自己就真的拿不到詔書了!

他趕緊鬆手了。

就在此時,君曆衍忽然用了暗器,打到了李章。

宋寧寧見狀,她順勢推了李章一把,“去你的!”

君曆衍趁機,立馬將宋寧寧護到懷裡麵來。

“給本王殺了他們兩個!”李章被激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