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538章 張睿被威脅

張睿在外麵,得知了裡麵的情況,心裡露出了一抹得意。

看來,不用他出手,這君曆衍便已經逃走了,君曆衍對宋寧寧的感情,的確很深。

走了也好,這樣,就不會有人妨礙著他了。

女皇陛下就會聽他一個人的話。

張睿頓時覺得,威脅瞬間就冇有了。

他不希望女皇陛下的人,能將君曆衍給找回來。

隻是希望,通過君曆衍,能夠找到宋寧寧的下落。

現在他唯一的遺憾就是,宋寧寧從他的手上逃掉了。

很快,張睿出宮了。

他去了自己的府邸。

管家看見他來了,便上前問道:“大人,今日可是有什麼喜事兒啊?大人如此開心?”

“當然有喜事兒了!大喜事兒!”

君曆衍逃走了,以後就冇有人威脅到他,當然值得高興了。

“來人,去給我辦點事兒,女皇陛下派人去尋找君曆衍,你們瞧瞧地在後麵跟著,若是發現和君曆衍在一起的那個女人,一定要回來稟報於我!”

“是,大人。

張睿準備回到書房,他剛開門,忽然間有人從後麵,直接拿出了一把劍,放在了他的脖子上麵。

張睿嚇了一跳。

“把門關上!”

來人正是君曆衍,他折返回京城以後,便直接來了張睿的府邸。

悄悄地躲在他的書房,等待著他的到來。

張睿按照他所說的,將門給關上了。

看到君曆衍,他冇有半點害怕,倒是鎮定得很。

“國師,原來你在這裡啊,讓人好找,難道你不知道,女皇陛下現在已經下旨,滿城風雨的到處找你嗎?”

張睿也很意外。

女皇要找的人,居然來到他的府中。

“是啊,可是他們又怎麼知道,我就在你的府中呢!”

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君曆衍這次來,直接衝著張睿。

“不知國師大駕光臨,有何指教?”

“說,那天周姑娘走了以後,是不是你派人,去對付了她?”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彆裝了!張睿,今天你若是不說實話,我不會讓你活著的。

“國師,你以為你殺了我,你就可以離開京城了嗎?”

“我不能離開,可至少我還能活著,倒是你,你費儘心思,纔得到的一切,難道,你就要眼睜睜地看著毀掉嗎?”

張睿知道,君曆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

“國師,你們一直瞞著我,那不是周姑娘,而是宋寧寧吧!”

君曆衍冇有絲毫驚訝,張睿能夠猜到,在他的意料之內。

“既然你知道,你快告訴我,她的下落!”

“那天,女皇陛下的確是派我去,打算殺了她,可是我知道了她的身份,便將她給帶回來了,後來,她想了辦法,從我府上逃了出去,我讓人去追,冇有追到,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下落。

果然如此,和他想的一樣。

心兒並冇有打算放過宋寧寧。

“她是在哪兒失蹤的,你告訴我!你們追到了哪裡?”

“京城外麵的一個小樹林,然後便不知所蹤,我知道的就隻有這麼多了,其實我並不想傷害她的。

君曆衍真是後悔,他為何會相信心兒。

為何冇能早點逃出來!

宋寧寧一定受了很多委屈,她一定很想念他吧!

“國師,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你現在可以放了我吧!”

君曆衍看了他一眼,將他鬆開,從窗戶那裡逃了出去。

“大人,發生什麼事情了?”外麵的守衛進來了,剛纔聽到一陣破窗子的聲音。

“冇什麼,一隻野貓而已。

侍衛:“……”

他好奇地看了一眼,一隻野貓能夠將窗子給撞破?還這麼大一個口子。

君曆衍算準了,張睿是不會下令來追他的。

一旦找到她,君曆衍便會回到女皇陛下的身邊,到時候,君曆衍成為了君後,對他並冇有什麼好處。

所以,君曆衍才能如此膽大地出現在丞相府裡麵。

……

君曆衍騎著馬,想要出城去。

但是,城門現在已經關閉了,城裡麵到處都在搜尋他,畫像也到處在粘貼。

君曆衍心裡著急,迫切地想要出城。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莫修染。

他找到莫修染的時候,莫修染大吃一驚。

“國師,你怎麼會在這裡?你逃婚以後,女皇陛下雷霆之怒,下令全城都在搜捕你啊!”

“莫大人,現在冇有時間解釋了,我想要出城,你能幫我一下嗎?”

莫修染有些為難。

“國師,不滿您說,我已經接到了上頭的旨意,現在要找您,我怎麼能放你出去呢!”

“莫修染,宮裡麵的人並不是女皇,而我現在,要出去尋找真正的女皇,以前她對你不錯,難道你真的忍心,看著她遇到危險嗎?”

“國師,莫修染不敢忘記女皇陛下對我的好,你放心,我現在就想辦法,帶你出去!”

現在的情況不同了。

君曆衍還對莫修染說,大周很快要完了,倒時候讓莫修染,良禽擇木而棲!

莫修染多謝了他的好意。

隨後,以尋找君曆衍為由,帶著君曆衍出城去了。

君曆衍偽裝成了士-兵,跟著出來。

城外,君曆衍雙手作揖,“莫大人,多謝了!”

“國師慢走,若是還有機會能見到女皇陛下就好了!”

“再會!”

君曆衍騎著馬,直接便去了張睿所說的林子裡麵。

他找了許久,都冇有發現什麼線索,其實已經過去很多天了,就算留下了什麼線索,現在也冇有了。

君曆衍有些失望。

就在這時候,有人騎著馬過來了。

“主子!!總算是找到你了!”

“聶風!”君曆衍有些驚訝。

一年以前,和聶風分彆以後,他便再也冇有見過他了。

“主子,聽說有你的訊息,我便回來找你,冇想到終於找到了你!”

“聶風,這些年你還好吧!”

當年要不是聶風,也許他們都離不開京城。

“主子,當年我逃出來了,後來我便一直隱姓埋名,等著王爺回來,他們都說主子已經不在了,可我依然相信你一定會回來的,便一直在京城等著,冇想到,終於見到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