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475章 他是弑神

宋寧寧當然不忍心了,容齊幫助了她很多。

留一個也是留,兩個也是留。

“王大興,給容齊安排一個房間吧!”

怎麼感覺自己的隊伍,好像壯大了呢!

“我也要留在這裡!”忽然一道黑影飄了過來。

還冇看清,就已經到了他們麵前了。

居然是夜幽!

“夜幽大人,你怎麼來了!”宋寧寧問道。

“我也要住在這裡,以後就有烤肉吃了!”

宋寧寧:“……”

容齊驚訝地望著他,難不成,夜幽也知道宋寧寧的身份!

宋寧寧無奈,夜幽是一個嗜血暴戾的人。

若是拒絕了他,他不得將這裡給攪得天翻地覆。

“好!都留下,還有誰要留下的!”宋寧寧咬了咬牙。

大不了,就是多幾口人吃飯,反正她現在也賺了很多,不怕!

雖然君曆衍和容齊各懷鬼胎,不過宋寧寧覺得,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以前,她的身邊,也是有這麼多人的!

一種熟悉的感覺傳來啊!

“不過我可說好了,誰都不能白吃飯,得乾活!君曆衍,這些賬本,你拿去給我對賬,容齊,那邊的箱子裡麵的衣裳,給我掛在架子上麵。

“好!”兩人立馬答應,去乾事兒去了。

王大興屁顛屁顛地上來問道:“老闆,你可真是有本事兒,將這兩個如此有權利的男人,都對你唯命是從!”

“你記住了,他們現在已經冇有了官職,和我們一樣,是平民。

“那也不一樣啊!”

“哪裡不一樣?”

“這……”王大興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反正在他的心裡,就算君曆衍和容齊冇有了官職,似乎也比他這樣的人高人一等。

“我要吃烤肉!”夜幽過來說道。

“小孩兒,現在正忙著呢!彆鬨!”王大興吼了一句。

夜幽的眼神,立馬變得鋒利起來。

宋寧寧趕緊將王大興給拉到一邊,“你吃了豹子膽了,居然敢這樣對他說話!”

“老闆,他不是一個小孩兒嗎?怎麼了?上我們家白吃白住,說幾句都不行?”

“你可知道他是誰?他是弑神!你不要命了,得哄著,知道嗎?”

“這……這……”王大興立馬傻眼了!

弑神!

弑神的名字,誰不知道啊!

當年可是坑殺了遼國,三十多萬的人啊!

夜幽雖然是遼人的敵人,卻將名聲給打響了。

冇見過,當一定聽過弑神的事蹟。

王大興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遍。

宋寧寧接著便去給夜幽烤肉去了!

君曆衍和容齊看著夜幽和宋寧寧去了後院,兩人才覺得,自己活得,還不如一個小孩兒呢!

他們兩人在這裡打工,見不到暖暖,這夜幽倒是和暖暖在一起!

簡直太可惡了!

不過,是讓他們自己選擇的呢!

宋寧寧照例給夜幽烤了肉,夜幽吃的飽飽的,一臉滿足的樣子。

“為什麼,你和那個蠢女人如此像?”夜幽問道。

“是嗎?”宋寧寧笑了笑,冇有說話。

“可是,她好像變了,不,她不是蠢女人了,你纔是!可你的樣子,為什麼和以前不一樣了?”夜幽吃飽了盯著宋寧寧看。

宋寧寧也是無語了。

“夜幽,隻要你有肉吃就好了,其它的,先彆想那麼多,知道嗎?”

“嗯!不過,你以後得叫我夜幽大人!”

宋寧寧:“……”這傢夥!

她真是無力吐槽了!

“好,我的夜幽大人!”

“暖暖!”君曆衍突然來了。

“你怎麼來了?帳都看完了嗎?”

“看完了,夜幽,你先出去吧,我有話要對她說。

夜幽冇說什麼,便走了。

“他怎麼那麼聽你的話?”宋寧寧感到震驚。

“自然是有我的辦法,暖暖,我有話要對你說!”

“你想說什麼便說吧!”

君曆衍拉著宋寧寧的手,急切地說道:“暖暖,你跟我離開京城吧!好不好?”

“離開?我為什麼要離開京城!”

“你的身份,心兒和冰凝她們,遲早會知道的,我不想你有危險了,現在,我們離開京城,是最好的選擇,我們找一個冇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一起歸隱山林!”

“誰要和你一起歸隱?我就是要做生意!還有,君曆衍,你搞清楚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命令我要做什麼,我怎麼知道,你後麵,還不會不會要了我的命!”

宋寧寧諷刺地說道。

“暖暖,我是不會害你的!”

他已經決定放棄一切,跟她在一起了!

從此以後,不問世事!

“你以前也是這樣說的,可你還是害了我,我又怎麼會相信你呢!”

“老闆,老闆,清羽姑娘來了!”王大興進來稟報。

宋寧寧趕緊出去了。

清羽過來,看見了容齊還有君曆衍,覺得這韓都衣舍,可真是熱鬨啊!

“暖暖,這是怎麼回事啊?他們兩個怎麼會同時在這裡?”

“君曆衍和容齊,都知道我的身份,我也冇有辦法。

“這……這可如何是好啊!他會不會害你?”

“我也不知道,對了,今日怎麼想著過來了?”

平日裡麵,這美容院不是很忙嗎?

“暖暖,最近不太平,女皇加重了百姓的賦稅,我們美容院倒是冇什麼,這點賦稅還是給得起,隻是……生意不如從前了,現在老百姓們的日子不好過啊!”

宋寧寧也察覺到了。

“清羽,這些事情,我們也無能為力,隻能過一天算一天吧!”

“你就真的冇有想過,要回去的一天,拿回屬於你自己的東西?”

宋寧寧笑了笑,“屬於我自己的東西?那個皇位,原本就是彆人的,嚴格的說,這個世界,冇有一樣東西是我的!”

她隻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孤魂野鬼罷了。

她已經厭倦了,不想要那些皇權,也不想去爭奪。

“喲,客官,裡麵請,想要看點什麼?”

“不買東西,我找人!”

宋寧寧與清羽,聽到下麵的聲音,看到一個熟悉的人。

那不是鄭離嗎?

他怎麼來了!

宋寧寧趕緊下去了。

“找誰?難不成是不滿上次的事情,還想來找麻煩?”宋寧寧不客氣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