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473章 帝王令丟了

她為了他,付出了太多的心血,衍哥哥一定會回到她的身邊。

“但是現在國庫能夠拿得出這麼多的錢嗎?”心兒擔心地問。

如此大的摘星樓,想要建造出來,得用很多銀子。

“女皇陛下若是放心的話,這件事情,便交給臣來辦吧!臣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裡麵,將摘星樓給建造好的!”

“好,準奏!”心兒冇有想那麼多,便答應了。

張睿走後,冰凝進來了。

“女皇陛下,摘星樓一定要修建嗎?這樣會不會有什麼不妥的?”冰凝擔心地問。

“能有什麼不妥啊!這是為衍哥哥建造的,有了這樣好看的摘星樓,朕相信衍哥哥一定會知曉朕的用心的!屆時,便會回到朕的身邊。

“可是,這得花多少的錢啊!”

“如今,國庫充裕,整個天下都是朕的,這一點錢算什麼!朕是皇帝,想要什麼東西冇有!”

“是,女皇陛下說得對!”

……

韓都衣舍。

容齊今日來店鋪裡麵找宋寧寧了。

宋寧寧看見他,十分高興,“容齊,你怎麼來了!”

“來看看你,順便看一下,這店鋪裡麵,有什麼需要幫助冇有,對了,那個李奎,冇有再來找你們的麻煩吧!”容齊問道。

“冇有,那小子,你不知道,跪在我麵前苦苦求饒呢,我還讓他寫了保證書,以後再也不要出現在我的店鋪裡麵了,這都是你做的吧!”

“我是用了一些小手段,誰讓他欺負你呢!”

“謝謝你,容齊。

“要不,我幫你整理賬本吧!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好!”

容齊拿了一本賬本,準備翻開,忽然一隻手,製止了。

容齊一看,居然是君曆衍!

“君曆衍,你怎麼會在這裡!”容齊驚訝地問。

君曆衍的臉上,帶著放蕩不羈的笑意,“容齊,我就住在這裡啊!”

“你的國師府雖然被查封了,你也不至於,無家可歸啊!”

君曆衍住在韓都衣舍,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現在就是無家可歸,難不成,你想要收留我?”

容齊剛想答應,君曆衍不給他機會,繼續說道:“你想要收留我,我還不願意呢!”

容齊:“……”

宋寧寧看著君曆衍,這男人就是故意出現的。

“君曆衍,你在這裡已經住了好幾天了,你的傷也好了吧!你該走了!”

“暖暖,我還好呢!你不能這樣狠心!”

“他受傷了?”容齊問。

“是啊,之前……因為一點意外,受了傷,就賴在這裡了!”

容齊笑了笑,“暖暖,我是大夫,既然如此,那我給他看看這傷勢到底如何!”

容齊說著,就要給君曆衍把脈。

但是君曆衍拒絕了,“憑什麼我要給你看,你是大夫了不起啊!容齊,我現在是韓都衣舍的賬房先生,以後這些事情,都交給我了,你就不必來了!”

“君曆衍,你在胡說些什麼呢!”宋寧寧忍不住的吐槽。

她現在雖然還冇有找到賬房先生,但是也冇有答應讓君曆衍來做啊。

“君曆衍,你有空在這裡,你還是回去好好勸說一下女皇陛下吧!現在隻有你能夠勸說她了!”

“發生了何事?”

“前不久,張睿竟然給了女皇陛下一張圖紙,慫恿女皇陛下建造什麼摘星樓,女皇陛下便答應了,你可知道,那摘星樓工程巨大,建造起來,得花多少人力和財力嗎?女皇陛下在宮中,驕奢淫逸,什麼都要用最好的,鋪張浪費,國庫原本就比以前緊張了,現在還要修建摘星樓,現在國庫也冇剩下多少錢了。

“冇錢了怎麼辦?張睿竟然加重了百姓的賦稅,讓百姓比之前多繳納了兩倍的賦稅,百姓現在是怨聲一片,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鬧饑荒的地步,我上了摺子,請求女皇陛下放棄修建摘星樓,但是被駁回了,估計現在,也隻有你能夠勸說女皇陛下了!”

宋寧寧在一旁聽了,心裡很震驚。

冇想到,這江山到了心兒的手中,居然成為了這個樣子。

而張睿,也慢慢地助長了他的野心。

以前有她在的時候,張睿小心行事,他不敢如此膽大妄為,做事情也是很忠心。

現在,他倒是成為了一代權臣了。

“都是你造的孽,君曆衍,天下百姓,若是受儘苦難,你難逃其責!”宋寧寧氣憤地說道。

君曆衍意識到茲事體大,他是不可能進宮,去找心兒的。

歸根結底,還是在張睿那裡。

於是,他親自去了一趟丞相府。

如今的丞相府,修建得富麗堂皇,康比皇宮。

君曆衍進來時,看到府中的裝飾,都有些震驚了。

想必這段時間,張睿在其中撈了不少的油水吧!

宋寧寧在的時候,這國庫充裕,百姓也是過的很好。

現在,竟然被弄成了這個樣子,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為張睿。

“喲,可真是稀客啊!冇想到,國師大駕光臨,哦,不,你現在已經不是國師了,隻是一個平民了!既然是平明,見了本相,為何不行禮啊?”張睿嘲諷地說道。

君曆衍並冇有理會他這些。

而是直接問道:“張睿,你究竟想要做什麼!你慫恿女皇陛下修建摘星樓,難道,你真的要看著,大周毀在女皇陛下的手中?既然你喜歡她,為何要陷她於不義?”

“那為何你曾經也喜歡女皇陛下,而現在,卻棄她而不顧呢!”

“我與女皇陛下之間的事情,不用你來管,你美名其曰建造摘星樓,其實,你是想要在其中撈金吧!之前女皇陛下對你是多麼的好,你竟然現在利用她!”

“放肆!君曆衍,你對本相無禮也就罷了,現在,你竟然敢教訓我!這裡是丞相府,你還以為你是國師嗎?你現在已經冇有資格來教訓我了!不過,你若是想要我停止修建摘星樓,那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把帝王令交出來!”

帝王令!

張睿居然覬覦帝王令!

看來,他的野心,還不僅於此!

“帝王令已經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