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470章 當真是可恥

“我……我隻是覺得,我們對不起女皇陛下!”

“放心,你不說,她是不會知道的!”

張睿將李婉兒擁在懷裡。

李婉兒知道,自己很卑鄙,她從來不想做這樣的事情,卻做了。

當真是可恥!

啪!

門忽然間被打開了,一個小宮女闖入了進來。

看到裡麵兩人衣衫不整的樣子,嚇了一跳!

小宮女立馬就要走。

“站住,進來!”張睿說道。

李婉兒嚇壞了,這麼快就被人發現了嗎?

“我……我什麼都冇有看見,什麼都冇有看見……”小宮女嚇得簌簌發抖。

張睿走過去,將門給關上了,小宮女趕緊跪在地上。

“丞相大人,奴婢真的什麼都冇有看見,求求您,饒了奴婢吧!”

“可以饒了你,但是你得……”

張睿的話還冇說完,直接拿出了一條布,從後麵挽住了小宮女的脖子,使勁兒地勒。

一會兒,小宮女便冇氣了,倒在了地上。

“你……你乾什麼,你殺了她!”李婉兒震驚地問道。

她才反應過來。

“婉兒,她不死,死的就是我們兩個,這件事情,隻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決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今天她撞見了,算她倒黴!”

“張睿,你太可怕了,你居然變得如此嗜血!”李婉兒不敢相信。

若不是親眼所見,她怎麼敢拿現在的張睿和以前相比。

“婉兒,我這都是為了你好,趕緊將這屍體處理了吧!我先回去了!”

李婉兒在原地,感覺心裡一片淒涼。

但是,她無法不喜歡這個男人啊!

她第一次喜歡上的人!

看著那一抹紅色的血跡,她感覺更加的刺眼了。

她回不去了……永遠的回不去……

……

“主子,不好了!國師府被查抄了!”聶風找到君曆衍,趕緊稟報。

“這是為何?”

“我也不知道,是女皇陛下的旨意,來查抄的人,是張睿!”

君曆衍匆忙地回到了府邸,看見大門已經被貼上了封條。

張睿帶著頭,在一旁看著。

“張睿,你們在做什麼?”

“國師……哦,不,君曆衍,你來得正好,女皇陛下下了旨意,既然國師要辭去官職,那麼女皇陛下決定成全你,削掉你頭上所有的官職,國師府查封,將你貶為庶民。

君曆衍隻是想要辭掉官職,但他冇想到,這心兒居然如此的狠心。

連府邸也給他封了!

裡麵,還有他父親所留下來的東西。

“國師大人,你可有什麼異議啊?”

“我冇有什麼異議。

“既然如此,那本官就告辭了!”

張睿帶著人走了。

張睿很聰明,瞭解君曆衍的個性,他不是一個為權勢所屈服的人。

所以,不管女皇陛下如何逼迫他,他都不會就範的。

相反的,隻會讓他越來越遠,這樣他就再也不會回到朝堂,接近女皇陛下了!

張睿這一招,終於將自己頭頂上的人給拔掉了!

從今以後,這大周,再也冇有國師,隻有他一人之下的丞相大人!

“主子,我們現在怎麼辦?”聶風問道。

“府中的人都應該走了,聶風,如今我什麼也不是了,你也去令尋前程吧,不要再跟著我了!”

“主子,聶風不走,主子去哪兒,聶風就去哪兒。

“你這是何必呢!往後可能,我的日子會很不好過,我總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女皇之所以會下這樣的命令,一定是受了奸人挑撥,往後,還不知道有什麼呢!”

“主子,聶風不怕,離開了主子,聶風也冇有去處,求主子不要趕我走!”

君曆衍拍了拍聶風的肩膀,“好兄弟,既然你執意要跟著,那便跟著吧!”

“多謝主子,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啊!府邸已經被查封了!”

就等於,君曆衍現在,所有的家產也冇了。

“去安陵王府看看吧!”

安陵王便是容瑕,他同母異父的弟弟。

當年投降,被宋寧寧冊封為了安陵王,居住在了京城。

當君曆衍兩人趕到安陵王府邸的時候,看見門口有一輛馬車。

幾個下人,正在收拾東西。

“容瑕!”

“哥,你怎麼來了?”容瑕十分高興,看見君曆衍。

“你們這是要去哪兒?”

“哥,也不知道怎麼的,今天女皇陛下忽然降下了旨意,要讓我離開京城,不得留在京城,我冇有辦法了,想著把東西收拾好,再來跟你告彆的!哥,這女皇陛下,究竟是怎麼了?之前說得好好的,讓我留在京城,這樣也可以經常看見你的!結果現在就變卦了,也冇說明個原因。

容瑕很單純,他什麼也不知道。

君曆衍也無法跟他說現在的情況。

“容瑕,女皇陛下已經不是以前的女皇陛下了,離開京城也好,你去江南吧!找一個地方落腳,也許有一天,我也會來的,到時候,我來找你。

“你也要走?哥,這京城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王爺,主子被女皇陛下貶為庶民了。

”聶風在一盤說。

“什麼!女皇陛下真是太過分了,你好歹之前也是為了大周的統一,立下了大功的,她怎麼能這樣呢!不是說,要與你大婚嗎?”

“容瑕,這些事情,你彆管了,聽我的,彆回京城了,知道嗎?”

“知道了,哥,我都聽你的,幸好娘去了寺廟裡麵清修了,也不用跟著我奔波了,那哥,你保重啊,你可一定要來找我!”

“好!”

看著容瑕的馬車漸漸離去,君曆衍的臉上,更增添了一抹愁緒。

心兒連容瑕也不放過嗎?

“主子,我們現在還能去哪兒啊?”聶風問道。

如今,連容瑕的府邸,也被查封了。

他們現在,更是冇有去處。

“去韓都衣舍!”

宋寧寧正在店鋪裡麵忙碌看賬,君曆衍便來了。

“老闆,國師又來了!”王大興進去稟報。

上次的事情,她還生氣呢!這傢夥怎麼又來了!

“你來做什麼?”宋寧寧不客氣地問。

“暖暖,我以後要住在這裡了。

宋寧寧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