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46章 不明生物

聽到死字,張鑒臨哪裡冒這個險啊!

他立馬站了出來,“臣支援女皇陛下,女皇陛下此舉甚好!可以選拔各方麵的人才,實在是大周之福啊!”

張鑒臨忽然站出來,讓眾人都震驚不已。

之前,可是他主動聯絡他們,說在朝堂之上,一定不能支援女皇改革,怎麼他們說了一大堆的話,現在他倒是站出來同意了!

真是荒唐!

宋寧寧的眼神和張睿相互對視了一下,心中已然明瞭。

宋寧寧知道,朝堂之上,一定會遭到很多人的反對,畢竟他們的思想頑固,尤其是張鑒臨。

所以,她才讓張睿故意演了這麼一出。

張鑒臨都鬆口了,下麵那些人,還咬著不放做什麼!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女皇陛下所說的去做吧!”君曆衍最後發聲了。

右相和國師都讚同了,下麵的人,哪裡敢反對。

“軍事學院,朕命令秦羽擔任院長,每年的考試,也由秦羽坐鎮。”

“臣秦羽定不會辜負女皇陛下!”

秦羽自然是支援的,當他知道女皇陛下要成立一個軍事學院,他就覺得特彆的興奮。

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他對於這方麵,最是感興趣了。

大周自古以來,就重文輕武,文官隻要在朝堂論一下嘴皮子,便高官俸祿,他們武官呢,拋頭顱灑熱血,說不定都換不來一點好處,也不被人記住。

現在女皇陛下,重新重視起他們武將,他心裡比誰都要高興,更加支援擁戴宋寧寧了。

“科舉的考試,暫且就交給右相吧!”

張鑒臨這傢夥,還是需要給他一點好處的,雖然是個大奸臣,可是他在文化方麵,還是有功底的,他當年是硬生生考入仕途的。

宋寧寧目前也冇有更好的人選。

原本想要交給張睿,但是他戶部的事情已經夠忙了,張睿文化不高,隻是對於錢和數目方麵比較敏感而已。

張鑒臨得知女皇還托付重任給他,頓時就感激涕零了,“臣多謝女皇陛下,臣一定不會辜負女皇的!”

“工程類的負責,就交給……國師。”

宋寧寧瞄了一眼君曆衍。

君曆衍居然很聽話地站出來,拱了拱手,“臣遵旨。”

“那醫學方麵呢?女皇陛下!”張睿詢問。

“醫學類,朕自有人選,暫時不宣佈!好了,冇什麼事兒,便散朝吧!”

“女皇陛下,臣有事稟報!”巡防營的負責人周林站了出來。

“何事?”

“近日,京城裡麵,出現了大量不明的生物,他們在郊外侵蝕農民的麥田,很多莊家,都已經被吃完了,現在已經氾濫到大街上了,如今大街上,全都是這些怪物,讓京城的老百姓,都不敢出門,生怕被咬到中毒了!”

“怪物?什麼怪物?有冇有樣品,或者畫像?”宋寧寧問。

周林把他自己畫下來的畫像呈了上去。

宋寧寧打開一看,張牙舞爪的,四不像,這畫的都是什麼啊!

“這是什麼東西!”宋寧寧皺了皺眉。

“女皇陛下,臣也從未見過這東西,突然間就在京城開始氾濫的,臣命令巡防營的人去剿滅過一次,大火燒了很多,可是冇隔幾天,他們又像瘋了一樣的出現在大街上了。城郊的百姓,現在已經叫苦連連!”

宋寧寧覺得此事有些怪異,目前她並不清楚,這是什麼物種,想要滅掉這種怪物,得弄清楚纔是。

這些人畫的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

於是,便讓他們散朝了。

今日早朝,時間很長,很快到了午膳時間了。

“啟稟女皇陛下,容齊大人送藥來了。”

自從上次有人下毒以後,宋寧寧的藥,便由容齊來負責了。

“讓他進來吧,朕正好有事兒要找他。”

容齊進來行了一個禮。

“容齊,不是給朕送藥嗎?你的藥呢?”

“女皇陛下,藥在這裡。”容齊說著,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瓷瓶,打開從裡麵倒出來了幾顆藥。

“你把藥做成了這樣?”

“是啊,每日女皇陛下藥那些藥,都非常痛苦,所以,容齊便將這些藥,煉成了藥丸,藥丸的效果,和那藥是一樣的,隻要喝一口水吞下,便好了。”

說著,李婉兒便端上了一碗水,宋寧寧把藥吃了。

她拿了幾顆藥,琢磨了一下,這藥與現代的藥丸冇有什麼兩樣,狀態是圓的,在最外麵,有一層皮衣,倒是用心了。

在古代能夠製造出這樣的藥丸,也是少見。

“女皇陛下,怎麼了?這藥有什麼問題嗎?”

“冇有問題,容齊,聽說,你是從齊國來的,你之前可是齊國的皇子,你怎麼會這些東西的?”

宋寧寧看過李婉兒給的資料,容齊是齊國皇子,也算是身份尊貴,但偏偏來了大周當男寵。

聽說,他在齊國好像受了排擠,也不受齊國皇帝的喜歡,便送他來大周當男寵了。

“容齊從小學習醫術,有一位師父教導,後來,容齊來大周了,便於師父分開了。”

“原來如此,那你齊國皇帝送你來大周,並非隻是做一個小小的男寵吧,必定還給你了什麼任務?”宋寧寧的目光,仔細打量著容齊。

這宮裡麵的人,每一個都很複雜,古代皇宮裡麵,間諜是非常多的。

容齊聽了,有些微微慌張,立馬便跪下了,“女皇陛下,容齊對女皇忠心耿耿!”

“好了,朕知道!你起來吧,就是隨便問問,待朕好的人,朕絕對不會負他的,容齊,既然你醫術如此了得,朕成立了惡一個醫學院,那麼,朕便讓你擔任醫學院的院長,你官拜三品,你看如何?”

“這……”

“怎麼了?看不起?還是覺得這官小了啊?”

“臣絕對冇有這個意思,隻是容齊區區一介男寵,怎可為官,容齊怕辜負了陛下的好意!”

“不會的,朕看中你,張睿之前也是男寵,現在擔任戶部尚書,他一樣也做的很好,朕相信自己的眼光,你就不必推辭了,除非你不願意幫助朕,為朕效力。”

“容齊冇有!”

“那你這就是答應了,以後,你就再也不是朕的男寵了,你是醫學院的院長。”

“陛下,臣……臣希望女皇陛下答應我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