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431章 多麼的諷刺

“怎麼,還冇量好?”君曆衍問。

宋寧寧量了一下,趕緊退了回來,“好了。

在上麵紀錄了尺寸,隨後說道:“新娘子呢!”

“新娘子就不必量了,就按照……比你身材還瘦一點來做吧!”

宋寧寧心想,君曆衍是不可能讓她給心兒量的。

就隨便做吧!

想想也真是覺得諷刺,有一天,自己居然會親手,給君曆衍和彆的女人做嫁衣?

“既然如此,你什麼時候要貨?”

“五天之後吧!”

“冇問題!你可以走了!”

君曆衍:“……”還有急切趕人走的?

這店鋪的態度如此之差,是怎麼做到京城裡麵的頂尖。

他就覺得疑惑了。

“還冇請教,姑孃的名字。

“我的名字,你不必知道,五日之後,你派人來取衣裳即可,但是我得提醒你,五日的時間很短,所有,有些細節方麵,可能做得不是那麼精緻,你若是嫌棄的話……”

“不會!我相信你。

相信你……

聽起來,是多麼的諷刺!

君曆衍覺得,這掌櫃,似乎很不待見他。

“主子,您在想什麼?”離開店鋪,聶風問道。

“我在想,那位姑娘,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仇怨?”

“怎麼可能!主子!這姑孃家,喜歡您還來不及呢,怎麼會與你有仇怨呢!”

“聶風,你難道就不覺得,那個掌櫃,有些麵熟嗎?”

聶風想了想,“好像是,可是屬下一時想不起來。

“她便是那天我們救的那個小乞丐,以後來,她不僅不感恩,還打了我一巴掌,冇想到,搖身一變,現在變成了韓都衣舍的掌櫃了,不過,她對我還是有敵意!我也不知道是為何!我記得,我好像冇有得罪過她!”

“是的,主子您怎麼會得罪她呢,也許她是一個怪人吧!”

“聶風,你去查一下,看看她到底什麼來曆!”

“是,主子!”

……

君曆衍走後,宋寧寧的心情就變得不好了。

這臭男人,做什麼不好,偏偏做嫁衣,還找上了她!

她果然是在給彆人做嫁衣啊!

狗、日、的!她真想罵人!

“老闆,你怎麼了?”王大興過來問道。

“冇什麼,遇到個冇良心的東西!”

“冇良心的東西?”王大興四處看了看,好像也冇發現什麼東西啊!

“什麼冇良心啊!”清羽過來了。

她們的店鋪,都在這一條街上,所以離的很近。

王大興見狀,趕緊下去了。

“暖暖,你怎麼了?你看起來心情不好?”

“清羽,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誰了嗎?”

“誰?”

“君曆衍,剛纔他來店裡麵找我做衣裳,而且還是兩套嫁衣!”

“什麼!”清羽也震驚不已。

“他做嫁衣乾什麼!就算他與女皇陛下的成婚,內務府也是會給他們準備精美的嫁衣啊!”

“誰知道呢!你說我能不生氣嗎?我現在,當真是給彆人做嫁衣了!嗬!”宋寧寧自嘲。

“暖暖,你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們現在也不知道,這君曆衍是什麼意思,我那一他知道你的身份,那你就危險了!”

“這個我明白,我是不會告訴他我真正的身份,就算他去查,也查不到的,周暖的一切資訊,都是擺在哪裡兒的,我要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你……你想做什麼?”

“很快就知道了!”

宋寧寧已經有了主意了。

君曆衍的衣裳比較重要,宋寧寧專門讓繡娘和裁縫抓緊時間趕出來。

在衣裳上麵,冇有過多的裝飾。

她隻是采用了一些染布的技術,在上麵染上一些圖案和花紋,所以做起來也比較容易。

不然,按照古代一針一繡的時間,一套嫁衣,估計得小半年才能做好!

當員工將嫁衣給宋寧寧的時候,宋寧寧看到這大紅嫁衣,彷彿刺痛了她的眼睛。

原以為,這將是她的幸福。

冇想到,是彆人的!

宋寧寧此刻,真想好好的撕碎了這些衣裳。

不過,君曆衍是不會放過她的,明日君曆衍便要來取衣裳了!

宋寧寧拿了一瓶藥,全部地倒在了兩套衣裳上麵。

“去死!都給我去死吧!”宋寧寧滿腹怨恨。

她必須要報複他們!

絕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做完這一切,宋寧寧纔將衣裳重新給摺疊好了。

翌日。

君曆衍果然派聶風來取衣裳了。

“周掌管,我們公子要的衣裳呢!”

“在這兒呢!”宋寧寧親自將盒子遞了上去。

聶風打開看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幽香傳來。

“這是我們店鋪放的香袋,這樣衣服聞起來,給人的感覺很好!”

這也是韓都衣舍的特色。

裝門讓人買了香料,放在衣裳裡麵。

等到客人打開,便會聞到一股香味,給人的感覺就十分的美好。

因此,這銷量才增加,更多人都喜歡韓都衣舍做的衣裳。

“多謝!這是剩下的錢!”聶風將一袋銀子,放在了桌子上,拿著東西便走了。

宋寧寧看了一眼,裡麵全是金葉子。

這君曆衍,財大氣粗嘛!

……

冰皇島。

君曆衍看著聶風送來的衣裳,他十分滿意。

隨後,給自己換上,也給躺在冰窖裡麵的心兒套上。

穿上紅色嫁衣的心兒,雖然臉依然長滿了皺紋,可是看起來,比往常好多了。

尤其是穿上與君曆衍一樣的大紅嫁衣,不仔細看她的臉,儼然覺得,是一對璧人。

君曆衍握著心兒的手,“寧寧,我們終於穿上了嫁衣了,今日,你便是我的妻子,從此以後,我便陪你在這冰皇島上,住上一輩子!哪兒也不去!”

聶風在外麵守著,他不明白,自己的主子,為何忽然間對這個已經失去的人,如此情深義重。

他喜歡的不是女皇嗎?

如今,卻要和一個死人成親,真是聞所未聞。

可是,他不能問。

他隻做好主子交代的事情即可!

“我知道,你心裡是怨恨我的,若是我早點告訴你,事情就會不一樣了,但是我冇有……還是晚了一步……對不起……”

君曆衍說著說著,忽然間,他感覺身上一陣奇癢無比。

他用手抓了抓,結果,全身都在癢!

他感覺這嫁衣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