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388章 有人要殺我

這一日,宋寧寧正在午睡。

她忽然間,又做夢了。

“姬焰,你帶我走吧!姬焰……姬焰……”

“我不想呆在這個地方了,有人要殺我……”

“我不要當這個皇帝,我不要!我不要!”

“嗚嗚嗚……求求你,帶我走吧!”

“也許隻有我死了,才能結束這一切。”

“宋寧寧,你要小心……”

……

斷斷續續的話,一隻在宋寧寧的腦海裡麵迴盪。

她忽然間大汗淋漓地醒來了。

她喘著大氣,好像在夢裡麵,那個被壓迫得闖不過氣來的暴君,是她一樣。

她又夢見了那個暴君了!

最近這段時間,這樣的感覺,是越來越強烈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夢見她。

她經常會出現在自己的夢裡麵。

那暴君是女皇,為何有人要殺她?

難道,暴君的死,另有原因嗎?

在這宮中,還藏著一個凶手。

宋寧寧感覺,自己又陷入了一個迷霧之中。

尤其是那句,暴君讓她小心……

暴君她都已經死了,她怎麼知道,她叫宋寧寧……

“女皇陛下,您醒了!”李婉兒這時進來了。

宋寧寧虛驚一場。

“女皇陛下,您怎麼了?是做噩夢了嗎?”

“冇事。”

宋寧寧忽然想到了姬焰,那暴君是如此的依賴姬焰,難道姬焰就冇有發現什麼嗎?

可惜,現在她也不知道哪裡能夠找姬焰。

宋寧寧洗了一把臉,李婉兒將東西都呈了上來。

“女皇陛下,您看,這是內務府讓人設計的幾套嫁衣,您看看哪個更符合您的心意啊?”

宋寧寧看了看這圖紙,這嫁衣的確設計得非常好。

每一樣的樣式,都非常的華麗,充分地展現了,她的尊貴。

在每一款設計的圖紙下麵,還新增了說明。

“就這一款吧!另外,把新郎的衣裳,給國師送去,讓他也挑選一下吧!”

“是。”

“給朕梳妝打扮,朕想出宮散散心。”

忽然間,宋寧寧覺得在這皇宮裡麵,很壓抑。

“是,女皇陛下!”

出去走走,興許還好一些。

離開皇宮,她首先便去了美容院。

現在美容院已經又擴大了一杯的規模,宋寧寧也很開心

“公子,聽您和國師要大婚了,清羽在這裡恭喜您!”

“清羽,你和張顯,也在一起好久了,我看得出來,張顯對你也是極好的,不如,選個日子,朕親自給你們賜婚吧!”

“公子……”清羽有些害羞。

倒是張顯,臉皮厚得很,“多謝女皇陛下,多謝女皇陛下!”

宋寧寧看到他們兩個如此恩愛,心裡也為他們感到高興。

忽然間,宋寧寧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影子。

那不是姬焰嗎?

宋寧寧對於那一襲火紅色的衣裳,十分的深刻。

在這世上,隻有姬焰,才能穿出紅色的精髓。

她立馬上樓去了,在一個雅間裡麵,她果然看見了姬焰在這裡。

“女皇陛下!”姬焰喊道。

看著宋寧寧的眼神,有些深情,有些無奈,有些落寞。

這樣的女子,終究不屬於他姬焰。

他與司徒晴兒纔剛剛來到京城不久,便聽說了,當今女皇陛下,要與國師成婚的訊息。

這讓他的心裡,很是落寞。

“姬焰,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來這裡好久了,每天都會帶著晴兒過來,隻是想要等你,我知道,你一定會出宮的。”

“原來如此,晴兒還好吧?”宋寧寧打量了一下她。

她看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

雖然穿的整潔,可是雙眼無神,像個幾歲的小孩子一樣。

“她還是老樣子,冇有什麼變化。”

“你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也冇什麼,就是想要見見你,聽說你與君曆衍要大婚了,恭喜你啊!怎麼也得來討一杯喜酒喝吧!”

“自然是歡迎的!不如,你跟我回宮吧,我讓容齊,給晴兒看看!說不定能夠治好她呢!”

“這樣合適嗎?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男寵了。”

“既然如此,那我給你安排驛館,你與晴兒住在驛館裡麵吧!”

“那便這樣吧。”

“對了,姬焰,以前我忘記了很多事情,你還記得,我當初要你帶我走的事情嗎?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女皇陛下,怎麼忽然問這些?”姬焰覺得有些奇怪。

“我現在偶爾會做夢,夢見以前的事情,所以,我很想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我會如此的恐懼?”

“看來,你是真的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自從我入宮,你便一直很依賴我,說得最多的,便是讓我帶你離開,豈不說,皇宮守衛森嚴,我不能帶你走,而且那時候,我是我義父派來的細作,我要打探周國的事情,怎麼會離開呢!”

“所以,我從未想過帶你離開,但是你每次都很失望,我也曾問過你,到底是為什麼,可是你一直不說,我感覺,你和惶恐,總是說,有人要殺你,但事實是,隻有你每天不斷地殺彆人。”

“再後來,你生了一場大病,太醫說,你已經迴天乏術了,但不知怎麼了,過了一夜,你居然又活過來了!而且性格大變,變得瞭如今你的樣子。”

“我知道的便隻有這麼多,抱歉,我幫不上你什麼忙。”

“沒關係。”

……

國師府。

“曆衍。”

“何事?”

“心兒的身體不好,剛剛傳來訊息,她似乎是得知了你要成婚的訊息,所以經不住打擊,身體越來越不好了!”

君曆衍一把抓住了鄭離胸口的衣裳,“她是怎麼知道的,是不是你告訴她的?”

“曆衍,你覺得,你會瞞得住她嗎?現在整個天下都知道了你與那女皇陛下年底大婚的訊息!”

啪!

君曆衍一拳打在了鄭離的臉上。

隨後,立馬讓人備馬,去了冰皇島!

鄭離抹了一把嘴角,笑了笑,雖然心有不甘。

一會兒,宮中的太監來了。

“請問一下,國師大人在府中嗎?”

鄭離上前問道:“公公,找國師大人做什麼?國師大人剛好出去了,有什麼事情,交給我便是,我回來一定轉告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