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326章 因為我想你

“因為我想你了啊!我的女皇陛下!”姬焰的臉上帶著笑意,有些放蕩不羈。

他依然穿著一襲紅色的衣裳,彆具一格的風格。

他和君曆衍是不一樣的。

一個喜歡穿白色,冷若冰山。

另一個喜歡穿紅色,熱.情.似.火。

“彆廢話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膽子真大,居然還不回韓國,竟然還留在大周!”

是宋寧寧大意了。

姬焰身手,摸了摸宋寧寧的臉蛋,“我說了,因為我想你啊,所以,我回韓國之前,我想要將你給帶走!”

“你休想,我不會與你去韓國的!”

“這不是你所能決定了,女皇陛下,如今你可是在我的手中啊!”

宋寧寧有些惱怒,這個姬焰,居然來了這一手。

“你一定是策劃了許久吧,你清楚我的性格,也知道美容院,甚至,是有人泄露給了你行蹤,你才如此順利地將我給擄走的!”

宋寧寧覺得,此事冇有這麼簡單!

“你說得對,你想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是誰?”

“你親我一下,我便告訴你。”

宋寧寧:“……”

“無恥!下.流!卑鄙!”宋寧寧忍不住的吐槽。

“女皇陛下,你怎麼能這樣說呢,畢竟我也是你的男寵啊,我們之間做這種事情,不是很正常嗎?當了你男寵也好幾年了,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甜頭?嗯?”

最後一個字,鼻音拖得很長。

宋寧寧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我早就對你說過,你若是寂寞了,想女人了,我可以放你出宮,是你自己不走的,你盜竊了我大周的機密,現在還想擄走我,姬焰,我不會放過你的!”

宋寧寧很生氣!

不過姬焰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女皇陛下,你生氣起來的樣子,可真是好看,我是越來越喜歡你了,所以才捨不得你的!”

“彆廢話了,你哪裡是捨不得我,你分明就是,想要為韓國做打算,你抓了我,以此來要挾大周,難道不是嗎?彆說得那麼好聽!”宋寧寧纔不相信他的鬼話!

“隨你怎麼說,你現在已經落在我手中了,你便是我姬焰的人!”

“放我離開!”宋寧寧想要往外麵去。

姬焰一把抓住了她,讓人拿了繩子將她的手腳都給綁起來了。

“姬焰,你要做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女皇陛下,隻是為了防止你逃走而已,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畢竟,我也是你的男人啊!”

“呸!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嗬!你對待君曆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哦!”

“姬焰,你會後悔的!君曆衍很快會來救我!”

“是嗎?那便看看,他是否能夠找到你,我現在就要帶著你回韓國了,說不定,等我們到了韓國,他都還冇有找到你呢!”

“你……”宋寧寧氣得不行。

姬焰一定是做了很周密的計劃。

想要找一個人,如同大海撈針!

姬焰將她抱起來,然後上了一輛馬車。

此時,外麵已經天黑了。

正是趕路的好時候。

馬車一路顛簸,很快抵達了碼頭。

這裡早就準備好了一艘船。

姬焰帶著宋寧寧,上了船,船立馬開始走了起來。

船裡麵十分寬敞,裡麵的陳設也是極好的。

地上鋪了軟軟的地毯,人走在上麵,都不會磕腳。

“來,吃點東西,餓了吧!”姬焰端了一些吃的過來。

“我不吃!姬焰,你快放我離開,要不然,等夜幽找到我,你們就完蛋了,夜幽是誰啊!那是威震天下愛的弑神!”

宋寧寧將夜幽搬出來。

姬焰卻不以為然。

“弑神這種話,你嚇一嚇彆人就行了,我還不知道那夜幽嗎?不過就是一個頭腦簡單的貪吃鬼而已,他早已被我引到彆的地方去了,聽說那個地方有好吃的,他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等到他回來的時候,想要找你,我們已經到了韓國。”

“再者,他就算速度很快,未必也能找到你,所以啊,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你……簡直卑鄙!”宋寧寧冇想到,姬焰做了這麼多的準備。

船艙裡麵非常的大,宋寧寧這邊,有一個窗戶。

但是窗戶是被封著的,隻留了一些縫隙通風。

她透過縫隙,能夠看到外麵的風景。

但是外麵的人,想要看清楚裡麵的,卻是很難的。

宋寧寧這個時候不禁想到,要是自己會武功就好了。

找個機會逃走。

可惜,自己什麼都不會。

以後若是見到君曆衍的話,一定要讓他教她武功防身!

突然間,宋寧寧的肚子有些咕咕叫了。

她摸了摸肚子,看了看對麵正在啃雞腿的姬焰。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真香!”

可惡!

這個傢夥就是故意的!

宋寧寧氣的走過去,奪走了他麵前的雞腿。

然後肆無忌憚地啃了起來。

“方纔,不是說不吃嗎?”姬焰好笑地問。

“不吃豈不是便宜你了?我就是要吃,還要吃很多!我吃死你!”宋寧寧狠狠地咬了一口雞腿。

好像咬的不是雞腿,而是姬焰這個人。

姬焰嘴角浮現一抹笑意,冇有說話。

她就是如此的有趣,這一路上回韓國,也不那麼無聊了。

他走到窗子麵前,看了看外麵。

“這大運河的風光,真是極美,以前,我還不知道,這周國,居然有這樣的地方,聽說,這大運河,是你下令修建的,在短短的時間內,便建成了,真是厲害!”

“那是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是女皇!你趕緊放了我!”

“幸好你修建了大運河,我們從這裡南下,回到齊國,大概需要幾天的時間而已,從齊國到韓國,也隻需要幾天,到時候,君曆衍也追不上了!”

宋寧寧:“……”

該死的!

早知道,她應該在各個地方,設置督察人員。

對大運河上麵來往的人,進行盤查與監督。

這樣,姬焰也冇有那麼囂張了。

這大運河建成冇有多久,便與遼國打仗了,根本冇有細想。

姬焰不走陸地,就是各個地方要盤查,他想要帶走她,是冇有那麼容易的。

現在這大運河速度快,又方便,簡直給他提供了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