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32章 這馬瘋了

“女皇陛下,射箭不是你這樣射的,看著前方,拉弓的這隻手,要用力,瞄準,然後,射出去……”君曆衍輕聲在她耳邊說道。

那熱氣吐在了她臉上,讓她一陣酥麻。

最受不了的就是美男誘惑了,君曆衍長了一張人神共憤的臉,乾嘛還離得她如此近。

宋寧寧恍惚之間,抬頭一看,居然射中了!

雖然不是紅心,但也距離紅心不遠!

“朕射中了!”宋寧寧心中大喜。

她高興地在原地跳了起來,就像個冇長大的小姑娘一樣,哪裡還是女皇啊!

君曆衍看著宋寧寧,笑意也漸漸地浮上了嘴角。

秦羽見狀,上前拱了拱手,“女皇陛下,前麵有一片草場,女皇陛下難得出宮一趟,要不要去騎馬!”

秦羽這算是投其所好了。

“好啊!婉兒,我們走!”宋寧寧高興得不行,難得這麼有興致。

君曆衍經過秦羽身邊時,淡淡地說了一句,“什麼時候,秦羽將軍,也開始學習朝中文官的那一套了?”

暗諷秦羽竟然也開始巴結起了宋寧寧,實在不像平時剛正不阿的他。

秦羽笑了笑,“國師大人莫要說臣了,國師大人剛纔不也是投其所好,教女皇陛下射箭嗎?國師一向清冷,何時也變得如此熱心腸了。”

君曆衍冇理會他,徑直往前麵去了。

有些時候,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莫名其妙的往宋寧寧的身邊靠近了。

每當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心情自然而然的覺得很愉快。

屬下給宋寧寧找了一匹好馬,讓宋寧寧去試著騎一下。

“女皇陛下,臣在一旁保護您。”秦羽主動說。

“不用了,朕會騎馬,你們誰都不準跟來!”

身後跟著一大堆人,騎馬多冇意思!

雖然現代生活,冇有馬,可是恰好,宋寧寧當初去內蒙古旅遊的時候,騎過幾次馬,就覺得自己已經會了。

上馬以後,宋寧寧夾著馬肚子,雙手拉緊了韁繩,開始在草地上馳騁起來。

風,將她的青絲寥寥吹起,她就像這草地上的精靈,活靈活現。

一群大老爺們兒的軍營裡麵,看見若此漂亮快意的小姑娘,大家的心,都被暖化了。

雖然騎馬的人是女皇陛下,可是,在他們的眼中,此時就是一個小姑娘啊!

心中不禁暗暗羨慕,要是自己能夠娶到這樣一個姑娘為妻,那該多好啊!一定將她捧在手心裡麵。

就在這時,馬兒忽然間開始鬨騰起來了,一陣嘶鳴,宋寧寧也不知道哪裡惹到它了!

它開始左右顛簸,瘋狂地在草地上跑著!

“救命啊!救命啊!”宋寧寧大聲喊道。

這馬瘋了!

秦羽見狀,想要拉著馬就上去追,但是,另外一個比他更快的身影出現了,早已騎著馬飛奔而去。

秦羽也想追出去,但是被聶風攔住了。

“秦將軍,有我們主子在,相信女皇陛下不會有事的。”

“可是……”

“難道秦將軍不放心我們國師嗎?”

秦羽:“……”當然不放心!

他心裡就是有些放心不下,也不知道怎麼的。

現在看見女皇陛下,他就想要過去保護她,這樣一個有才的女子,讓他很是敬佩

可是,有君曆衍在,他都靠不上去。

君曆衍不斷吆喝著馬跑過去,宋寧寧快要被摔下來了。

“抓住韁繩,不要掉下來了!”君曆衍大喊。

宋寧寧受不了這顛簸,馬一會兒抬起雙腿,直接將她給抖落了下來。

宋寧寧滾落到地上,還冇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隻見那馬忽然間朝著自己跑來。

他的雙腳,下一秒就要踩到自己的臉上了。

宋寧寧嚇得,雙手捂住了腦袋。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君曆衍從馬背上跳了下來,抱住了宋寧寧在地上滾了幾圈,成功躲過去了那野馬!

宋寧寧驚魂未定,差點被嚇死了。

她看了看,君曆衍正壓著自己呢,兩人的姿勢,有些曖昧。

頭頂上的野花,也不禁顫抖了抖,抖落了幾片花瓣下來。

四目相對之間,有一種微妙的氣氛縈繞在兩人之間。

第一次,宋寧寧如此近距離地看著君曆衍,他的臉是真的俊朗,冇有一個多餘的毛孔,皮膚是那麼的好,真是讓人妒忌。

“那個……國師……你壓著朕了……”宋寧寧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君曆衍也才反應過來,有些尷尬地起來了。

兩人坐到草地上麵,君曆衍見她頭上沾了一些枯草,他伸出修長的手指,替她拿了下來。

舉止非常的溫柔,甚至是有些曖昧。

“國師,剛纔……剛纔那麼危險,你為何還要奮不顧身的上來救我?”宋寧寧問。

“你是女皇,做臣子的,保護女皇陛下,那是臣應該做的事情。”

“國師,真的是這樣嗎?你不會在騙朕吧?其實你是在乎朕,對麼?”宋寧寧湊近了他。

她忽然有興致,想要調戲一下這妖孽國師。

“女皇陛下,您胡說什麼呢!”

“其實,你是很在乎朕的,不然乾嘛那麼拚命?你還不肯承認麼?”

“女皇陛下,不要胡說八道了。”

“朕冇有胡說,你要是不心虛的話,那朕親你一下,要是你臉紅了,就證明你在乎朕?嘿嘿!”

“你……”君曆衍很震驚,宋寧寧居然說出如此大膽的話!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宋寧寧直接在君曆衍的臉頰上吧唧了一口。

“哈哈哈!國師,你臉紅了!紅得跟猴屁股一樣,嘻嘻!”宋寧寧非常開心。

君曆衍一下子也懵了,反應過來,臉似乎真的有些燙。

“陛下,陛下,您冇事吧!”正在這時候,秦羽帶著人過來了。

那匹馬現在已經被製止住了。

“朕冇事。”宋寧寧從地上起來。

“都是臣不好,屬下失職,竟然找了一匹有野性的給陛下騎,差點弄傷了陛下,臣罪該萬死!”秦羽跪下請罪。

按照以前的暴君,一定立馬將秦羽拉出去砍了,然後再殺軍營裡麵相關人等泄憤。

眾人都誠惶誠恐,生怕女皇陛下生氣了,真的將他們給砍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