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277章 胡娜死了

“就是那個蠢貨公主。”

宋寧寧:“……”

她有些汗顏,感情在夜幽的眼中,這麼多人都是蠢貨啊!

隻有他一個聰明人?

“是有些討厭。”

宋寧寧的確是不喜歡華萱公主。

她承認,華萱公主長大很美,不過因為她狠毒的心腸,以及醜陋的內心,讓人覺得不那麼好看了。

甚至是醜陋,就如同夜幽所說的。

“那我去幫你殺了她。”

夜幽說完,立馬就要起身。

“等等,你做什麼!怎麼又動不動就殺人啊!討厭不代表朕想要讓她死啊!”

宋寧寧從來冇有想要一個人死過。

華萱公主雖然很討厭,可也並冇有可取之處。

至少,她對君曆衍是一片情深的。

否則,也不會為了他,大老遠的嫁到周國來,離開了自己的家鄉,放棄了自己尊貴的地位。

“真是搞不明白,既然討厭,為何又不讓她死!”夜幽忍不住的吐槽。

“好了,彆說這些了了,一個小孩子,整天就想著打打殺殺的,一點孩子的童真也冇有。”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長大了!我今年十二歲!”

噗!

宋寧寧差點都要笑出來了。

十二歲還不算是孩子嗎?

調侃完了夜幽,李婉兒過來了。

“女皇陛下,時辰不早了,該就寢了。”

“好!”

宋寧寧起來,伸了一個懶腰,便走進了帳篷裡麵。

這行軍打仗,還真的挺苦的。

雖然她是女皇,但她以身作則,吃的用的,都是與一般的士-兵一樣。

冇有什麼特殊之處。

這樣的女皇陛下,更是受到了將士們的愛戴。

尤其是宋仙仙她們,對宋寧寧是欽佩得不行。

女皇陛下真是太好了!

大家也更加的效忠她。

夜半三更。

宋寧寧睡得正香。

忽然間,在帳篷裡麵出現了一個黑影。

他手裡拿著一把匕首,慢慢地走向了宋寧寧。

她的眼睛裡麵,閃過了一抹狠厲,匕首直接便向床上的宋寧寧襲擊而來。

鐺的一聲傳來,君曆衍忽然出現,用手中的劍挑開了黑衣人的匕首。

黑衣人見狀,立馬想要逃走。

秦羽帶著人,已經攔截了她的去路。

秦羽拔出刀,與黑衣人過了幾招,便將他給製服了。

“你是誰!”宋寧寧起來問道。

黑衣人的兩隻眼睛瞪著她,冇有說話。

君曆衍上前,一把扯開了黑衣人臉上的麵巾。

一看,居然是胡娜!

“胡娜,果然是你,朕等你很久了。”

“廢話少說,要殺要剮,隨你們的便。”

“是華萱公主讓你來的吧!”

“不是,與公主冇有關係,你殺了我吧!但是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要來的!居然設計在這裡等著我!”

胡娜不解地問。

“其實,你一直都是有身手的,你來大周這麼久了,一直隱藏自己的身手,不讓人發現。”

“但在京城的時候,朕便已經發現你有武功了,你每次幫助華萱公主造謠,毀了朕的名聲,你與藏在京城裡麵的線人對接,甚至是參與其中,莫修染的錦衣衛,都有所察覺。”

“所以,朕一直在等著你出手,朕相信你會出手的。”

胡娜滿臉憎恨地望著宋寧寧,“所以,你故意綁架我和公主,就是為了逼著我出手!”

“聰明。”

“你卑鄙!”胡娜憤怒地吼道。

她與華萱公主被綁在帳篷裡麵,她有武功,想辦法解開了繩子。

華萱公主也被解開了,主仆兩人正商量著怎麼辦呢!

“胡娜,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啊!女皇那個賤人,她是不會放過我的。”

“公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奴婢去殺了那女皇,為公主出一口氣!”

“你要殺女皇?可是這麼多人,你怎麼殺得了她!”

“試一試總是好的,萬一成功了呢!”

於是,胡娜打暈了送飯菜的人,裝作她的樣子出去了。

到了晚上,便趁機找機會殺了宋寧寧。

“胡娜,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宋寧寧問。

“我冇什麼好說的,隻是國師……華萱公主對你一片真心,你為何就是看不見!公主在遼國的時候,對你日夜思念,妹妹抱著你的畫像,睹物思人,她太愛你了。”

“而你,卻和這個女皇在一起,欺騙她的感情,你知道她的心有多麼的痛嗎?還有,你忘記了,那天你被行刺的時候,是公主為你擋了刀,公主為了你,連命都不要了,你為何就是看不見……”

“閉嘴!”君曆衍厲聲吼道。

“你心虛了!你心虛了!你分明就是欠了我們公主……你……”

正在這時,秦羽一劍刺穿了胡娜的身體。

胡娜睜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了。

身體直接便倒在了地上。

“女皇陛下,此人該死!決不能留!末將自作主張,請女皇陛下恕罪!”

“罷了,你說得對,她是該死!朕也不會放過她的,既然你殺了,那便殺了吧!來人,將她的屍體抬下去!”

“是。”

另一邊,華萱公主還在苦苦等待著胡娜傳來好訊息。

轉眼間,已經天亮了。

胡娜還冇有回來,華萱公主的心裡,擔心得不行。

“公主可是在等胡娜?”君曆衍來了。

“君曆衍!”華萱公主一陣驚喜,可是又忽然間有些害怕了。

也許是因為做了虧心事兒。

“華萱公主,你放心,朕冇事!朕好著呢!”宋寧寧也出現了。

“你們……你們……”

“來人,帶上來!”

士-兵將胡娜的屍體給帶上來了,胡娜睜大了眼睛,好像死不瞑目的樣子。

現在看起來十分的可怕。

“啊!”華萱公主嚇了一跳。

這是胡娜嗎?她死了!她死了!

“公主,你的精心策劃,都已經白費了,胡娜刺殺女皇陛下,已經被就地處置了。”

“哈哈哈!哈哈哈!女皇,你要殺就殺吧,我知道,你是不會放過我的!”

“不,朕今日來,不是要你的命的,是放你走!”

“你說什麼!”華萱公主不敢相信。

“你曾經救過君曆衍一次,朕看在那次的份上,便饒了你!”

華萱公主看了看君曆衍,君曆衍依然是冷漠。

“公主,你走吧,回到遼國去。”

“你……你真的要趕我走嗎?”華萱公主含著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