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198章 他不配

“有事兒嗎?”

“有啊,你幫我把這個,給你哥哥。”

嚴初拿出了一個香囊出來。

宋仙仙一看,這香囊做的很精緻,嚴初的女工那是軍營裡麵數一數二的。

再想想她做的東西,果然是一言難儘,怪不得,連孫磊這個大老粗,都看出來了,還吐槽她。

“送給他做什麼?他不配。”

嚴初:“……”

哪兒有人這樣說自己的親哥哥的。

之前嚴初一定認為,是宋仙仙想要橫插一腳,可自從知道他們是親兄妹的關係,嚴初現在當真是無語了。

“我讓你送給他便送給他,你廢話怎麼那麼多,你還是不是他的親妹妹啊!你還是不是我的好姐妹了?”

“他當然是我親哥,你也當然是我的好姐妹,所以我是為了你們好。”

“是親妹妹,還在背後這樣說自己的親哥的?是我的好姐妹,你為何不幫助我,成全我?”

“我……”

彆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宋仙仙可清楚得很。

她知道,宋岩的心裡,一定是裝著一個人。

這個人便是女皇陛下,但是宋岩得不到,可是他對彆的姑娘也不喜歡。

嚴初一番深情,恐怕是要被辜負了。

她不想看著嚴初傷心,才故意阻攔的。

“好了,反正我交給你了,你要是不給宋公子的話,我跟你冇完!”

宋仙仙:“……

……

美容院。

清羽每天都在忙碌中度過。

自從美容院重整以後,現在生意可比以前好多了。

“清羽姐姐,張公子又來了。”靈芝過來說道。

張顯最近老是找藉口,說為母親張良氏買東西而來美容顏的。

清羽有些無奈,可是想到之前張顯替她擋了那花瓶的時候,她又覺得,此人還不算是太壞。

至少,對她還是挺好的。

“張公子,今日想要買一些什麼?”

“還是麵膜,我母親讓我來的。”

清羽笑了笑,“張公子,您前些天纔拿了一堆麵膜回去,夫人就算一天用三張麵膜,至少得用一個月吧!這才幾天,就用完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拿麵膜當飯吃了呢!”

靈芝在一旁偷偷地笑了,這張公子有些時候,也太可愛了一些。

張顯一臉尷尬。

謊言被拆穿了。

當然不是張良氏讓他來的,家裡的麵膜已經很多了。

他隻是想找藉口,來看看清羽而已。

“清羽姑娘,隻要能見到你,就算讓我天天吃麪膜,我也願意!”

“張公子不看書,不參見科考了嗎?”

提到這個問題,張顯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我現在才發現,我不適合讀書,就算我靠個十年二十年,我也考不上的,到時候,清羽姑娘你都嫁人了,要不然這樣吧,清羽姑娘,我來跟你學做生意!”

“公子說笑了,堂堂的丞相公子,咱們能去做商人這樣低賤的活兒。”

清羽就知道,這張顯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一點都靠不住。

但是張顯,他覺得讀書實在是太枯燥了。

而且他都紈絝了這麼多年,一時之間想要從頭開始,根本不可能!

“公子要買什麼東西,趕緊買吧,雅間裡麵,清羽還有事情呢!”

這一次,張顯又買了很多麵膜。

到了張府,張顯剛進門,就被張良氏給盯上了。

“顯兒,你又去買麵膜了?”張良氏好奇地問。

“是啊,娘,這是我孝敬你的!”

第一次買麵膜給她,說是孝敬,第二次也是孝敬,第三次還是孝敬。

可是最近張顯,天天出去買麵膜,她房間裡麵的麵膜,都快堆不下了!

張良氏才發現,這裡麵有問題。

“站住!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看上了美容院裡麵的姑娘?所以才藉著買麵膜,天天去的?還拿老孃當幌子?”

“娘,我冇有。”

“冇有纔怪,你說說,你看上了哪個姑娘,娘可以成全你。”

“真的!”張顯喜出望外。

趕緊說道:“娘,您覺得清羽姑娘如何,清羽姑娘長得漂亮,還會做生意。”

“清羽姑孃的確是很好,之前給我做按摩和臉的時候,手法特彆的好,你小子還算是有眼光!”

“娘,你喜歡就好!”張顯可是高興不已。

他真擔心自己家裡麪人不同意。

“那這樣吧,等過幾天,娘就派人幫你,將清羽姑娘納入府中,給你當一個侍妾。”

“什麼!侍妾!”張顯驚訝地問。

“怎麼了?不好嗎?”

“娘,兒是真心想要娶清羽姑孃的,是想要以正妻的名名分迎娶她進門,而並非什麼侍妾!這樣身份低賤,怎麼配得上清羽姑娘。”

張良氏聽了這傻兒子的話,氣得不行。

“那絕對不行,彆以為娘不知道,她是什麼出生,聽說,她之前可是出生青-樓啊!在青-樓裡麵,伺候過那麼多的男人,身上早就不乾不淨了,我同意讓她入我們家的門,已經是抬舉她了,你還想讓她當正妻,兒啊,你是瘋了嗎?”

“青-樓又怎樣?你兒子之前,也是在青-樓混的,證明我們十分有緣分,她是青-樓裡麵的,而我也混跡青-樓!”

“你……”張良氏氣得發抖。

“夠了,閉嘴!我說你最近怎麼一切反常,原來是被狐狸精給迷惑了!”

“什麼狐狸精!娘,之前你不是也很喜歡清羽姑娘嗎?”

“娘是喜歡,但喜歡歸喜歡,她是絕對不能當我兒媳婦兒的,你想也不用想!”張良氏狠狠地警告。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喜歡她,非她不娶,娘您要是反對,那兒這輩子都不成婚了!”

“你……你……”張良氏氣的頓時差點暈了過去。

……

國師府。

“胡娜,國師呢?”華萱公主問道。

經過容齊的救治,華萱公主回來以後,這纔好些。

“回公主,國師一早便出去了,奴婢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兒。”

“扶我起來。”

“公主,您現在身體很虛弱,還是好好休息吧!”

“扶我起來!”華萱公主厲聲吼道。

胡娜不抗違抗,扶著她坐在了梳妝檯麵前。

“胡娜,我長得很醜嗎?”華萱公主撫摸著自己的臉頰。

那個夜幽對她的打擊實在是太深了。

搞得她現在,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