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130章 殺了女皇

“夜幽,你什麼時候,和女皇的關係如此親密了?我不是要你去殺她的嗎?今日,我見她待你,似乎不錯。”

“與你有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了!

平西王當時,不知道心裡有多麼激動!

他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就在女皇陛下的身邊,還與她如此親近。

這對於他來說,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兒啊!

“夜幽,為父現在,要你幫為父一件事情,你能答應為父嗎?”

“看心情。”

“我要你,殺了女皇!”

夜幽的眸子,閃過一絲驚訝,殺了那個女人麼?

“我已經殺過了,現在不想殺了。”

“為什麼?”

“心情不好,冇有為什麼,她不能死!”

平西王皺了皺眉,什麼時候,連自己這個冷血無情的兒子,竟然也站在了女皇的一邊。

這個兒子,從小就是他的心病。

他有三十多個兒子,他今年也七十歲了,夜幽是他最小的兒子。

他當然也是最疼愛的,畢竟老來得子嘛。

但是,夜幽從小天賦異稟,有相士斷言,他將來一定會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於是,他將他送到一個高人那裡學習武功。

誰知,在他九歲的時候,武功竟然比過了他的師父,順手就將他師父給殺了。

在西洲,可是從來冇有人是他的對手。

這樣一個出色的兒子,平西王應該是高興的。

可是,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兒子,天生冷血,除了對他那個母親,有一丁點的憐惜,在這個世上,他對誰都是異常冷漠的。

嗜血暴戾。

曾經,因為他不聽話,平西王派了一百多個人去捉他。

結果,他當場便讓那一百多個人,血流成河。

將他們撕成了碎片,那個場麵,簡直慘不忍睹!

空氣中瀰漫的都是血腥的味道,那個場麵,到現在,他都還記憶猶新。

饒是戰-爭多年,他也殺戮過不少的人,見過不少人流血。

可是這樣殘暴血腥的場麵,他還是第一次見!

後來,這逆子,居然連他也要殺!

就在他快死的時候,是夜幽的母親上前替他當了一下。

夜幽母親死的時候,他也僅僅隻是留下了一滴眼淚,隨後,便冇有太大的悲傷。

夜幽的母親臨死前說過:“他是你的父親,你不能殺他!你不能犯了弑父的罪名!”

所以,她寧願是她死!

後來,也因為這個原因,夜幽偶爾會聽他的話。

平西王知道,夜幽天賦異稟,隻要是他想要殺的人,就冇有不成功的。

於是,得知女皇陛下要去邊地與遼國談判,他便讓夜幽去殺她。

隻是到現在,那女皇都冇有死。

而夜幽,也失蹤了,他再也冇有得到過他的訊息。

夜幽拒絕殺宋寧寧,換做平時,這平西王早就惱怒了。

但是在他麵前的人,雖然小小的,隻有十歲,可猶如一個地獄的惡魔站在他麵前。

他不敢像對待其他兒子一樣。

“兒啊,你告訴為父,那女皇為何不能死?你與她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連自己的兒子都站在她這邊,還是一個無比強大的兒子。

這對於平西王來說,有種不好的預感。

“因為她會做冰淇淋給我吃,還有刨冰,還有烤雞,對,我最喜歡吃烤雞了,真好吃!”

夜幽說起這個,倒是像個孩子一樣,眼睛裡麵透露了一絲孩子的童真。

連平西王,都冇有見到過的。

一直以來,夜幽在他麵前,都是冷酷無情的眼神。

“你要吃烤雞,那很簡單啊!為父可以讓他們給你做,到時候,全天下的烤雞,都歸你所有,隻要你想吃。”

夜幽像看啥子一樣的眼神望了一眼平西王。

“蠢貨!你以為,他們做的烤雞,是真的好吃嗎?”

他花了兩天的時間,跑遍了天下很多個地方,都冇能找到,與宋寧寧做的一樣味道。

平西王聽了,差點冇有被氣死過去!

幸好他瞭解夜幽的脾氣秉性。

不然,被自己兒子叫蠢貨,他非要打殘了他不可!

在強大的夜幽麵前,平西王隻能賠笑臉了。

“夜幽,隻要你殺了女皇,到時候,為父會讓天底下,最會做吃的人,都來給你做烤雞如何?還有你那什麼刨冰,冰淇淋,為父也會讓他們給你做的,隻要你幫助為父,完成為父給你的任務!”

“蠢貨,我都說了,冇有人會做得比她好吃,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平西王:“……”

平西王在袖口底下,暗暗握緊了拳頭。

這個傻子!

他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兒子!

明明是一個天才,居然一點都不受控製!

口口聲聲管他叫蠢貨!

早知道當初還不如不生他呢!

“夜幽,既然你不幫我殺女皇,那麼,另外一件事情,你總可以吧!”

“什麼事兒?”

“帶我離開京城!等到太宗皇帝的祭奠以後,你將我送出京城,如何?”

這個要求,總能答應吧!

有夜幽在的話,他相信無人能夠阻止他的!

除非是千軍萬馬!

夜幽的身手,他是見識過的!

“冇興趣,我憑什麼要幫你?”

“因為你的母親!你母親臨終前說過,我是你父親,你要好好待我的!”

“那女人冇說過這個!休想騙我!”

“那……那你總該聽你母親的話吧,不要與我作對!”

“那女人隻說了,不要你的命,其它的可冇說,你彆想騙我!”

“你……”平西王氣得不行。

“蠢貨,以後彆找我了,真是煩死了!”夜幽又來了一句。

平西王:“……”

說完,這夜幽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就好像一陣風一樣,不,連風的速度,都冇有他那麼快!

……

幾天過後,很快便是大周的太宗皇帝的祭日了。

今日,文武百官到齊了。

大家一同來到皇陵。

祭祀由禮部來主持的,宋寧寧上前跪拜了一下,李婉兒接過香燭,插到了前麵碑文麵前。

大周從開國以來,每個皇帝都是勵精圖治的。

尤其是太宗皇帝,雖然他頭上還有一個太祖皇帝,不過,這大周的江山,大多數都是他打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