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107章 楊媽媽處死

“女皇陛下,這個賀勇,簡直膽大妄為,就應該好好的處置他的!”

秦羽還有些氣憤。

他們找了那麼久的女皇陛下,這人倒是好,身為知府的公子,發現女皇不上報也就算了。

居然還欺負女皇,簡直該死!

“算了,他一向好色,朕親手砍了他的命根子,也算是給他致命打擊了,以後他都抬不起頭做人,這輩子算是毀了!這du一個人來說,生不如死,是最大的痛苦。”

秦羽想到宋寧寧親手砍了人家的命根子,便打了一個寒顫。

不愧是女皇陛下啊!

行事都如此猛!

“秦羽,你跟我去一趟千金閣吧,有些帳,也應該好好算算了!”

尤其是那個牡丹!

“是,陛下。”

……

千金閣。

清羽已經從千金閣的頭牌,變成了這裡麵最卑賤的人。

楊媽媽很生氣,覺得清羽背叛了她,差點害死了千金閣所有的人。

於是,不想留她了,便將她派去做最臟最累的活,最好把她給累死了!

“哈哈哈!清羽,你冇有想到,你有今天吧!”牡丹搖著扇子,一陣嘲諷。

平時妒忌她的那些姑娘們,現在也站在牡丹這邊。

“牡丹,你想做什麼?”

“做什麼?還不趕快,把鞋子給我擦乾淨了,冇看見我鞋子臟了嗎?你現在就是一個卑賤之人,還神秘佳人呢!可笑!”

清羽蹲著,拿著帕子,輕輕地給牡丹擦著鞋子。

牡丹一腳向她踹了過去。

“賤人!你會不會擦啊!”

清羽被一腳踢到了地上,她現在穿的很差,吃的也很差,是千金閣裡麵,最下等下等的人。

和之前的神秘佳人,判若兩人。

“你們在做什麼!”楊媽媽來了。

“媽媽,我們就是在教訓一下這個賤人而已!”

楊媽媽看見清羽,心裡就煩躁。

現在,她不求大富大貴,隻求千金閣能夠運營下去就好了。

可是這個女人,違背了她的命令,實在是該死!

“正好,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們說,從今以後,清羽還是得接客,不過,這接客接的是我們千金閣的這些男人,他們可以隨便玩兒。”楊媽媽的眼睛裡麵,透露了一抹狠厲。

她就是要這些人,玩死清羽。

“好啊!媽媽,這些臭男人,天天在我麵前抱怨,說之前的神秘佳人,千金難求,現在免費享用,給他們福利,他們一定會開心的。”

“不要……不要……”清羽在地上,抱著自己顫抖了起來。

她知道楊媽媽是什麼意思!

之前,千金閣有個姑娘,也是不從楊媽媽,後來就被楊媽媽報複。

讓這些男人免費享用她。

什麼叫免費,就是讓這些男人,將她折磨到死!

那種痛苦,她是親眼所見的!

楊媽媽還會讓千金閣所有的姑娘在一旁看著。

那陰影在她心中,揮之不去!

“之前,媽媽重點培養你,可是你不知好歹,放走了那個凶手,千金閣,也容不得你了,這就是你的下場!”楊媽媽一臉鄙夷。

“哦,什麼下場啊!”宋寧寧走了進來。

重回千金閣,這次,她可要好好的整治一下這幫人!

楊媽媽轉身一看,居然是宋寧寧!

她簡直恨的咬牙切齒!

“好啊!甜心,你居然還敢回來!看來我低估了你,來人,趕快去稟報賀知府,就說傷害他公子的凶手已經找到了!”

楊媽媽激動不已。

心想隻要把宋寧寧交出去了,這賀知府,就應該不會找自己的麻煩吧!

“慢著,不用去了,他是不會來的,今天,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在這裡解決!”

說完,宋寧寧上前將地上的清羽扶了起來。

都是因為她,清羽纔會被楊媽媽和牡丹針對的!

“甜心,你……你怎麼會來了啊!你快走啊!賀知府現在到處在找你呢!”清羽一臉擔心。

“不用,朕,不怕他們!”宋寧寧拿出了自己女皇的氣勢。

“來人,給我抓住這個小賤人!”楊媽媽下令。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可千萬不能錯過了。

打手們上來了,但是在這一瞬間,秦羽的人,將這裡全部圍了起來。

看著如此多的官兵,楊媽媽等人都懵了。

“你們……你們……”

“大膽!膽敢對女皇陛下不敬!”秦羽拿著劍,厲聲說道。

楊媽媽等人傻眼了!

女皇陛下!

她怎麼可能是女皇陛下!

不過就是一個落難的窮苦女子而已!

“大……大人,您是不是搞錯了!”

“難道你以為,我們冇事,這陣仗是來你青-樓是找姑孃的嗎?”秦羽拔出了劍,比在了楊媽媽的脖子上。

楊媽媽嚇得渾身顫抖。

這裡全都是官兵,哪裡還有作假可言啊!

“女皇陛下饒命!女皇陛下饒命啊!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求女皇陛下饒命!”楊媽媽不停地求饒。

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這個女人,怎麼是女皇陛下啊!

她惹了天底下最不該惹的人啊!

“楊媽媽,饒恕你?你逼良為娼,做的那些事情還少嗎?曾經差點,連朕都逼迫,你好大的膽子,朕早就跟你說過了,朕是女皇,你偏偏不信,現在求饒,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女皇陛下!小的不知道是女皇陛下啊!女皇陛下仁慈,放小的一條生路吧!求求您了!”

楊媽媽跪在地上,聲淚俱下,一直在給宋寧寧磕頭。

“仁慈?”宋寧寧譏笑一聲。

繼續道:“難道,你不知道,朕的外號是暴君嗎?怎麼會仁慈呢!你真是睜眼說瞎話!”

“楊媽媽,逼良為娼,曾經還脅迫過朕,將朕關在柴房那種低賤的地方,拖下去,處死!”

楊媽媽聽了,當場便嚇暈了過去。

秦羽揮了揮手,讓人將楊媽媽給拖走了。

其餘的人,紛紛低著頭,不敢去看宋寧寧,個個嚇得顫抖。

楊媽媽說處死就處死了,實在是嚇人!

尤其是那個牡丹,躲在人群裡麵,恨不得找個地縫鑽起來,不讓宋寧寧發現自己。

“牡丹,你出來!平時你不是最喜歡錶現了嗎?現在,怎麼反倒是躲起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