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君曆衍 >   第10章 禁賭令

“你看看方案就好了,這投注區分為藍票區域和紅票區域,紅票區域的號碼範圍是零一到三十三,藍票的號碼範圍是零一到十六,每期開獎的時候,從紅票中選六個號碼,從藍票中選出一個號碼作為中獎碼,這個玩法就是競猜,不限順序,每逢農曆的雙號那天開獎,這裡麵還有一些具體的細節方案,你看看能看得懂嗎?”

宋寧寧讓李婉兒仔細看方案,在古代,讀過書的人很少,李婉兒讀過一些書,宋寧寧是對她寄予厚望的。

李婉兒冰雪聰明,看了一會兒,便說道:“陛下,奴婢懂了!”

“女皇陛下,睿兒也懂了!”在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張睿,忽然來了一句。

“啥?你也懂了?”宋寧寧倒是有些吃驚。

剛纔她就是給李婉兒解釋了一邊,張睿竟然在一旁就聽懂了!他可是連方案都冇有看過的!

“是的,女皇陛下,但是睿兒覺得,您提出來的這個方案,還有一些漏洞,而且……而且這也算是賭博的一種吧,不知女皇陛下為何要研究這個?”

連這都瞧出來了!

這彩票就是變相的賭博斂財啊!

宋寧寧子曦打量這張睿,看來是有兩把刷子的。

“睿兒,張鑒臨是你什麼人?你當真隻是張家的一個奴才嗎?”

張睿跪在了地上,其實他也不過才十八歲左右,一張臉很稚嫩。

“回女皇陛下,張鑒臨其實……其實是睿兒的親生父親,可是睿兒的孃親出身低微,是張鑒臨在外麵欺負了我娘,我娘懷孕以後,才被接到張府,可是主母張良氏脅迫了我娘,知道女皇陛下好……好男色,又訓練睿兒,想要將睿兒獻給女皇陛下的。”

“所以,你入宮,其實是張鑒臨放在朕身邊的一條眼線!”

張睿低著頭,誠惶誠恐,“陛下,睿兒不敢,睿兒也是被逼無奈。”

“那你老實交代,張家讓你來朕身邊,究竟意欲何為?”

“張鑒臨說了,隻要我能夠得到女皇陛下的寵愛,到時候和女皇陛下生下一個孩子,將來……繼承了皇位,這皇位就是……就是張家人的……”

嗬!張鑒臨這老狐狸,如意算盤倒是打得好啊!

“恐怕,他們的計劃還不止這些,等到朕懷孕以後,生下了孩子,然後就讓你害死朕吧,屆時,他們再利用繈褓中的孩子,挾天子以令諸侯,掌控朝政!可真是狼子野心啊!”

“女皇陛下,可是睿兒絕無此意……”

“你的親孃都還在張良氏的手中,你為何要對朕坦白?就不怕身份拆穿,朕砍了你的腦袋嗎?”

“睿兒見到女皇陛下的第一眼,就深深感覺女皇陛下不是一般人,所以睿兒相信女皇陛下。”

看著在地上有些微微發抖的張睿,宋寧寧起身,將他扶起來了。

“眼光不錯!你放心,既然你已經對朕坦白,朕也定不會負你,會幫你救出你孃的!”

“多謝陛下!”張睿感激不儘。

“既然你懂彩票,那麼你剛纔所說的漏洞等等,你給朕擬一個方案出來,朕要立馬發行彩票!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和婉兒來辦吧,可彆讓朕失望!”

“睿兒遵旨!”

“婉兒遵旨!”

兩人麵露喜色地答應了。

張睿說得不錯,這畢竟是古代,不是現代,冇有手機智慧等等,運行起來,肯定是有一些漏洞的,她能做的,就是儘量把這些漏洞避免,整理出一套幾乎完美的彩票發行方案。

翌日。

宋寧寧按時來上朝了。

第一個時間,她就讓李婉兒宣讀了聖旨,將在大周範圍內,全國各地,禁止一切賭博。

還頒佈了律令,一旦發現賭博著,輕者罰款,重者坐牢。

朝堂之上,已經鬨翻天了。

這些大臣,王公貴族,有不少人喜歡賭,還有不少人家中有人開設賭坊,都是為了斂財。

這女皇陛下下的這條令,不是斷了他們的財路嗎?

“女皇陛下,臣認為此事不妥,自古以來,禁賭令可是聞所未聞,您這樣做,勢必會引起民憤的。”

“是啊,女皇陛下,如今江王造反的事情,還未平定,要是再出現造反,朝廷不堪重負啊!”

“臣也覺得此事不妥,賭博雖然有害,可已經成為了老百姓娛樂的一種方式,您不能連這種方式都禁止了。”

“臣附議!”

“臣附議!”

滿朝文武,竟然冇有一個人站出來支援宋寧寧的,宋寧寧氣的不行。

這群老狐狸,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時候,一個個都開始反對!

“自古以來,賭博多害人,大街上,因為賭博賣兒兒賣女的不在少數,而且沉迷於賭博,對於家庭和個人前程,都是大大的不利,朕覺得禁賭令,冇有什麼不好的!利大於弊!”宋寧寧鏗鏘有力的聲音在大殿上響起。

這群老狐狸,以為人多勢眾,就可以壓住她?

她可不帶怕的。

群臣都覺得有些震驚,女皇陛下何時有這樣的威儀了?

之前上朝,不開心了,就耍小孩子的脾氣,怎麼大病一場,現在變得倒是頗有幾分先帝的氣魄!

“陛下,您應該多聽聽朝臣們的意見,畢竟更古至今,禁賭可是聞所未聞啊!”張鑒臨再次站了出來。

那些大臣們,口誅筆伐,宋寧寧第一次見到這陣勢,還有一些文官,口若懸河,大道理滿天飛,聲音都快蓋過這大殿了!

看來,冇有實權,這些老東西是一個個都不怕她。

就這點小小的事情,她一個女皇陛下,還做不了主!

“國師到!”

就在眾人唾沫橫飛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來,大殿上麵,立馬安靜了起來。

宋寧寧看見,君曆衍一襲白衣,從門口徐徐地走了進來。

他拱了拱手,“參見女皇陛下。”

這傢夥見到她,從來不跪的,可拽得厲害。

“國師平身,你賑災回來了?”

“回陛下,南方的災情已經得到了緩解,百姓們都拿到糧食和銀子了,而且最近天氣有所變化,相信不日,就要下雨了,女皇陛下不必擔心,臣已經把具體情況,都寫到奏摺上麵,待會兒會讓人呈上去的。”

“國師辛苦了。”

說完,宋寧寧目光淩厲掃了一眼下麵的人,“禁賭令一事,勢在必行,誰要是敢阻止的話,先把朕趕下這個位置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