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婉本人冇有什麼意見,拒絕這個提議的是蘇友乾和李老太爺。男人們在涉及利益方麵的事情考慮的永遠比女人清楚,他們一眼就看出了吳良琴的不良用心,不但把這個提議掐死在了搖籃裡,尤其是李老太爺格外老辣,還找人揹著李婉警告了她一番。

“以後再不許對太太說起這件事!虧你怎麼有臉說得出來,給你工資那麼高你還不知足,讓他們替你養孩子?是不是將來還想讓你孩子來分兩家的遺產啊?不想乾直說,多的是人想乾!”

要不是看在李婉十分信任依賴這個管家的份上,那就不僅僅是口頭警告那麼簡單了,早就直接解雇轟出去了,怎麼可能還留著。

吳良琴在聽到這些話後表麵上唯唯諾諾不住的認錯,心中反而恨得發苦。

她柿子撿軟的捏,不敢去恨李老太爺,而是把這些賬全部算在了李婉的頭上。

明明此時的她住著蹭李婉的光纔有的高級護理中心,喝著李婉給的各種名貴補品,帶薪度假安胎,卻在心裡惡毒地咒罵著李婉。

隻會裝好人的賤人!平常說話比唱的還好聽,就知道給一些小恩小惠打發人,關鍵時刻就來這麼一出?如果她在李老太爺那邊多說幾句好話,這事兒不就混過去了嗎?

當然,這些話她也不敢當著李婉的麵說,畢竟李婉給了她這麼好的工作條件和各種好處,她哪裡捨得撕破臉失去這一切呢。

隨著兩個女人都即將臨盆,李婉的心中冒出了一個瘋狂大膽又無恥的想法,那就是調換孩子!

為了讓自己的計劃成功實施,她故意在李婉的夥食中動手腳,讓李婉才生下孩子就陷入昏迷,差不多幾個月後才恢複稍微清醒的狀態。那個時候孩子已經調換了並送走了,從來冇有親自抱過自己孩子的李婉自然分不出孩子的區彆,把一腔母愛全部灌注在了彆人的孩子身上。

吳良琴身為管家的身份實在是太好用了,各種避免錯誤的安保防範措施在她麵前就是個笑話,還有誰能更加方便的調換孩子並不引人懷疑呢?冇有。

再加上蘇友乾長期不在國內,大部分時間在全世界到處跑,李婉又是一心相信吳良琴的,誰都不會往這個方麵想。

如果不是溫家人欺人太甚,溫安然遇到了那麼多事情,她或許一輩子都不會來帝市尋找自己所謂的親生母親。

那麼蘇敏藹就會理所應當的霸占著本該屬於溫安然的一切,活得瀟灑富貴;而真正的千金溫安然則過得平凡而坎坷,一輩子都不知道這個驚天的秘密。

但是有些事情真的就是冥冥中註定。

本該屬於溫安然的華美生活,兜兜轉轉以另一種方式回到了她的身邊。

陸英哲把溫安然愛到了骨子裡,無論生意多麼忙,總會抽出空來陪她或者孩子們,儘到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不能陪在這三個人身邊的時候,陸英哲就想儘辦法讓溫安然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