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帝臨鴻蒙 >  

無數微笑的十彩之色的光粒,散入諸世萬界間,最後一個對應一個精確無誤的全都冇入了那些分散在諸世之間的、正在閉目發嗲的神秘男子的眉心之中。

那些分散在諸世萬界之中的神秘男子,全都是在回想,一個個的心神全都沉浸在了各自的腦海中,在努力的捕捉各自的腦海之中的記憶碎片,然而卻始終是捕捉不到,也回想不起來一絲一毫的記憶,因為他們腦海深處的那些記憶碎片,無論是古老的,還是其他的,都是可見卻不及,雖然看著就在眼前,甚至是近在咫尺,但是實際上彼此間,卻彷彿隔著千秋萬世,隔著無儘的時空。

然而,就在剛剛,這一切卻是在一瞬間全都變了,就在那些神秘的十彩之色的光粒子冇入他們眉心之中的那一刻,一切···都變了。

隨著那些神秘的十彩光粒子的到來,先前的那些無論如何努力,都看不清。也觸及不到的記憶碎片,一瞬間,全都是變得清晰了起來,而且自己的心神與那些記憶碎片之間原本彷彿隔著的無儘時空以及千秋萬世,也全都不存在了,那些記憶碎片變得可以看清,也可以觸及的到了。

不止如此,就在剛剛那些神秘的十彩光粒子出現的那一瞬間,那些腦海之中的記憶碎片,一個個的彷彿都是活了一般,全都主動的,瘋狂朝著自己的心神湧了過去,一瞬間而已,那些神秘的男子,全都是看清楚,明白了,知曉了,重新記起了自己···所丟失的所有記憶,他們,或者說是他···記憶了一切,記憶了曾經所忘記的一切人與事。

“宇···恒古帝皇···我是天蒼,是元···是玄···是帝,也是···羽皇!我是羽皇,是···這永恒帝皇!”倏然,神秘的男子開口了,當然此刻說話的可不隻是單純的哪一位男子開口,而是散落在諸世萬界間的所有神秘男子同時在開口,他們的語氣極為的同步,一字一句皆是同時說出,絲毫不差,整齊化一的如同同一個人在說話,聲音不大,卻傳遍諸世萬界,迴盪在無量的天地時空裡,與紀元內外。

羽皇,這些分散在諸世萬界間、遍及諸世內外的神秘男子,正是消失了很多年的羽皇。

之前的他,一直是迷失,忘了自己,忘了一切,忘了曾經,不過,就在剛剛,他記憶重現,恢複了無數歲月之前的古老記憶,也記起來了這一世的所有記憶,他全都想起來了。

“刷!”

話音一落,那些分散在諸世萬界之中的所有神秘男子,也就是羽皇,瞬息間,全都睜開了眼睛。

“嘩嘩嘩!”

似乎是感知到羽皇的‘歸來’,似乎是在迎接,這一刻,就在無數位羽皇於萬界諸世間同時睜開眼睛的那一刻,那些分佈在整個仙濛宇宙之中個個世界裡,原本灰塵密佈,沉寂了無數歲月的羽皇的雕像,一瞬間全都亮了起來,個個都在頃刻間,綻放出一股股璀璨至極的十彩光華,個個神聖而絕世。

同一時間,出現變化的還有帝宮山,就在剛剛的那一瞬間,不止是帝宮山上,位於三十三重天帝皇天闕之上的羽皇的那些座雕像亮了,綻放出了璀璨絕世的十彩華光,就連整個三十三重天帝皇天闕,乃至是整個帝宮山也都是隨之亮了起來。

先前,整個天地間,整個萬界諸世間,全都是灰白色的,舉目望去,色彩全無,全都是一片灰白,然而此刻,因為羽皇的那些雕像的聖光湧現,或者說是因為羽皇的記憶復甦,因為···他的歸來,原本的灰白色之色瞬間煙消雲消,卻而代之的是無儘無量的十彩之色。

此時此刻,整個仙濛宇宙之中,整個諸世萬界間,全都變成了絢爛繽紛的十彩之色,璀璨至聖、絢爛至極的十彩光華,於天地間儘情的綻放,無儘無量的華光,照耀舉世天地,光耀諸世內外,彷彿化為了一方方十彩之色的浩瀚世間。

“吟吟吟!”

三十三重天帝皇天闕的上空,濃鬱而璀璨的十彩光華之中,無數巨大的十彩長龍在其中飛舞翻湧,發出一陣陣盛世的歡呼之聲。

這些十彩長龍,都是隨著那些十彩之光一起出現的。

此外,它們也不僅僅隻是存在於三十三重天帝皇天闕的上方,除此之

外,鴻蒙世界的上空,也就是天穹之中,也有很多,大千世界之中的個個世界的天穹之上也是如此,凡界之中的萬千大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之中同樣都是如此。

這些體型巨大,神聖而神秘的十彩長龍,遍佈諸世萬界裡,存在於個個世界的天穹深處,各自沐浴著無量無儘十彩華光,在各個世間之中沸騰長嘯,發出一陣陣盛世的吟嘯與歡呼聲。

這些十彩的長龍,皆是氣運長龍,是屬於永恒天庭的氣運長龍,或者說是屬於羽皇的氣運長龍,它們的出現和那些十彩光華一樣,都是因羽皇而起,因羽皇的‘歸來’而現身於世,它們是在迎接,在迎接羽皇的歸來,迎接這世間之中,這宇宙之帝皇的···歸來。

“亮了!尊帝的帝像亮了!”

“尊帝···難道這是尊帝···歸來了!”

“冇錯,一定是,尊帝歸來,尊帝終於回來了!”

“變了,這天地間···變了,和之前不一樣了。”

“冇錯,真的變了,這天地···恢複如初了。”

“啊!可惡,救命啊!”

“有救了,我們得救了,尊帝至高,多謝尊帝!”

“尊帝!吾等恭迎吾主,恭迎尊帝歸來!”

“恭迎尊帝歸來!”

···

緊隨其後,也就是在羽皇的那些遍及世間各地的帝像綻放出璀璨絕世華光之後,整個天地間,直接炸開了鍋一般,天地間一陣沸騰,萬界諸世間,到處都是驚呼聲,其中有滿含激動、開心與興奮的歡呼聲,也有歇斯底裡、充滿了無儘恐懼的慘嚎聲。

那些發出激動與興奮的歡呼聲,都是仙濛宇宙一方的生靈,此刻的他們皆是在跪拜地上,有的是對著羽皇帝像跪拜,有的則是在對著虛空中跪拜,個個都是滿臉的激動與喜悅,一個個的心中開心的無以複加。

他們之所以開心,那是因為,他們發現了天地的變化而開心。

就在剛剛,他們的驚喜的發現,這天地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本來,整個天地,因為萬道的崩殂,因為無儘奧義的消失隕落。整個天地正處於靈氣枯竭、舉世末法的境地之中,此外,由於萬道不存,奧義不再,修者的修行之路也因此被終斷了,無法在繼續突破,無法邁入更高的境界,全都被封鎖在了原有的境界之中,然而就在剛剛,因為十彩光華的出現,他們發現末法時代消失了,他們發現原本靈氣枯竭的天地,再次變得靈氣濃鬱了起來,他們那原本被截斷的修行路也再度通暢了。

甚至,就在剛剛那一瞬間,各界之中,無論是凡界裡,還是大千世界裡,亦或是鴻蒙世界之中,許許多多被困在原有境界很多年的修者,都是直接突破了,甚至有些生靈,還一舉連續突破了很多個大境界。

此外,他們之所以開始,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發現了帝像的神奇能量,他們發現羽皇的帝像之上湧出的光芒,不但是可以護佑他們,而是還可以殺敵,就在剛剛,在羽皇的無數帝像綻放華光的那一瞬間,某一個殘破的大世界裡,剛好有一群生靈在被追殺,在瘋狂的逃遁,在他們剛好逃到帝像附近的時候,那些追殺而來的逝界生靈,瞬間被帝像之上的神光化為了飛灰,那一刻,他們,帝像四周的千萬裡的範圍內,於逝界的生靈而言,乃是禁區。

另外,無數仙濛宇宙的生靈之如此所以開心,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發現,在無儘的十彩華光的照耀下,他們各自的戰力,都是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沐浴著璀璨的十彩之光,不但戰力得到了提升,甚至是就是恢複力,也變強了許多,而且一個個還都是有了源源不斷的力量。

···

當然了,以上所說的這些,雖然都是仙濛宇宙的生靈,此刻,如此開心與興奮的原因,但是卻都不是主要的原因,他們此刻之所以如此的開心與興奮,主要是因為,這一刻,他們都是知道,他們的尊帝,他們的至高信仰,他們視之為希望的尊帝,回來了。

同時,他們也都是知道,如今,這世間之中發生的種種變化,種種於仙濛宇宙之中的生靈而言,有益地方,皆是羽皇的緣故,都是因為他的‘歸來’,因為他

的出現。

世間末法,天地間靈氣枯竭,這種情況,縱然是強如諸位先天生靈,縱然是如紫皇這般的強者,也無能為力,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因為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乃是因為萬道的崩殂,是因為無儘奧義本源的崩滅。

然而這些,對於羽皇來說,卻是根本不算什麼,甚至根本無需去刻意的做些什麼,隻需要出現即可,即可改變這一切,因為於這世間而言,他···便是這諸天萬道,便是這無儘的奧義本源,他是這方宇宙,這方宇宙也就是他。

所以,就在剛剛,就在他恢複往昔,響起曾經的所有記憶的那一刻,世間因為萬道崩殂、無儘的奧義本源崩滅而導致的末法與靈氣枯竭的現象,瞬間消失了。

至於說,剛剛的那些發出淒厲的慘嚎聲的生靈,則是那些分佈在萬界諸世間的逝界生靈,因為羽皇帝像復甦,他們損失慘重,就剛剛那一瞬間,他們便都損失了不計其數的生靈,帝像的光芒普照之下,根本無處可躲、無處可藏。

···

“是···是他,竟然真的是他!他···竟然真的回來了。”天外的混沌鴻蒙之中,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雙目怔怔地盯著下方,盯著帝宮山所在的方向,口中喃喃低語,滿目的失神與震驚,臉色極為的凝重。

此刻,正在盯著帝宮山方向,可不止是他一個,在場的其他所有的生靈,也都是如此,眼下他們也都是在凝視著帝宮山的方向,不同的是,此刻他們的神色不儘相同。

其中逝界一方的生靈,一個個則都是與那位周身籠罩在朦朧光之中的神秘生靈那般,眉頭緊鎖,麵色凝重到了極點,而仙濛宇宙一方的生生靈,則一個個都是滿臉的激動與興奮之色,尤其是帝雪含煙、夢華胥、冷幽幽、霓裳以及紫悅心等一眾女,她們最是激動,此刻,那一張張絕美無暇的俏臉之上,早已佈滿了淚水。

“嗖!”

倏然,伴隨著一陣破風聲傳來,無數神秘的書冊呼嘯而來,若海如洪流,快速的朝著帝雪含煙衝了過去,書冊之上古史與紀元同現,一個個古史、一方方紀元流轉起落,如史詩天刀般鋒銳,斬天滅地,斷絕天地古史,可怕至極。

這是逝界之主打出的攻擊,此刻的他,心中殺意濃鬱,這一擊威力極強,是他含著必殺之意打來的一擊,他要在這一擊之下,直接誅滅了帝雪含煙。

“作為‘老朋友’,如此久遠的歲月不曾見麵,如今既然見麵了,怎麼說也得給你一個‘見麵禮’,朕知道,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很喜歡他,如此今日朕便將她的性命,作為‘見麵禮’送給你。”幾乎就在這一擊出現的那一刻,逝界之主的那冷漠而滿含殺意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不好!”

“小心!”

“含煙小心!”

···

見此,紫皇,諸位先天生靈、冷幽幽、練傾城、紫悅心、星眸以及在場的其他諸位仙濛宇宙一方的生靈,紛紛臉色大變,齊齊出言提醒道,逝界之主的這一擊太突然了,同時與太快了,他們全無防備,根本冇有出手的機會,等他們反應過來,想要出手,都是已經來不及了。

當然了,其實以他們的情況來說,縱然是有機會出手,縱然是來得及,他們也是擋不住逝界之主的這一擊的。

“嘩!”

突兀的,就在這一刻,就在逝界之主的那一擊,即將擊中帝雪含煙的那一刻,一道璀璨的十彩光,倏然自帝雪含煙的前方綻放開來,化為十彩的漣漪盪漾開來,漣漪所至之地,古史虛無,紀元定格,瞬息間而已,所行之地之中所遇到的一切具皆定格在了那裡,這其中也包括逝界之主打來的那些神秘的書冊,此刻它們,就定在帝雪含煙的前方,書冊之上浮現著古史與紀元的畫麵,如同一副描繪著無儘古史與紀元曠世畫卷一般。

“如今,朕在這裡,就憑你,焉能再傷她分毫?”幾乎就在逝界之主的那一擊被定主的那一刻,一道霸氣而絕世的聲音,倏然自下方的無數諸世裡,齊齊響了起來。

言罷,那些存在於無儘諸世間的所有羽皇,齊齊動了,紛紛邁步朝著空中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