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5章有人悄悄下界!

“不錯,不錯,真是個好苗子啊......”

“如果能將林凡引薦加入界王殿,我或許能憑藉此事,高升一級。”

“嗬嗬,反正世界壁障由我界王殿管理,其他勢力一般情況下不會隨意插手。”

“而這十三區更是我蕭長青的地盤。”

“完全不需要擔心被其他人截胡,我不著急。”

“林凡,相信我,你一定會入道界,也一定會加入我界王殿。”

“我蕭長青說的。”

“......”

某未知空間內。

蕭長青身著玄袍,負手立於一座大殿頂端,雙眼閃爍著神異的光芒,喃喃自語。

此處,介於凡界和道界之間,也就是處在世界壁障之內!

這座氣勢恢宏的大殿,為界王殿第十三分殿。

也就是蕭長青的住所。

這無數年來,蕭長青便在第十三分殿內,修煉,守衛,維持秩序,維護世界壁障的穩定。

這樣的生活,枯燥,乏味。

而現在,蕭長青一成不變的生活,終於發生了變化,出現了一絲波動。

而這個變化,或許會給蕭長青平靜的人生,帶來巨大的轉折。

他想通過為界王殿引薦林凡這樣的超級天才,換取功勳,得到提拔,離開十三分殿,迴歸道界!

其實以蕭長青的實力,完全可以鎮壓林凡,強行將其帶回界王殿。

但這種做法太蠢了!

現在的蕭長青,在實力方麵確實能碾壓林凡。

但以林凡的天分,進入界王殿之後,用不了多久就能追趕上蕭長青,甚至超越他。

到時候,林凡秋後算賬,蕭長青就傻嗶了。

類似的事情,以前並不是冇有發生過。

當初界王殿一位鎮界使,便曾強行從凡界帶了一個天才入界王殿,甚至為了徹底斷絕天才下界的念頭,他還殺了天纔在下界的親朋好友。

鎮界使確實因此受到獎勵,但那位天才後來成長起來,實力和地位都遠遠的超越了當初的鎮界使,那位鎮界使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蕭長青很聰明,他對林凡采取的是懷柔政策,非但冇有因為後者拒絕他的要求而惱羞成怒,甚至還反手送出機緣,與一位現在的超級天才,未來的超級強者打好關係。

一方麵讓林凡對蕭長青,對界王殿產生好感。

另一方麵,也是一種投資。

而且這個投資的回報率是非常驚人的。

“哈哈!我果然是個天才!”

蕭長青樂嗬嗬的。

突然,他臉色變了。

“告非!”

“這兒怎麼會出現了一道裂縫!”

“至高法則的殘留氣息,不好!難道......有人悄悄下界了?”

蕭長青身形一閃,出現在世界壁障某處。

這裡,有一道極不顯眼的細小裂縫。

蕭長青隨手將其補上。

但他臉色鐵青,目光陰沉。

雖然這小小的裂縫,蕭長青隨手便可補全,但裂縫上有殘留的至高法則氣息,這說明,有人通過這個裂縫下界了!

或者說,這裂縫本來就是被其可以打開的。

就在蕭長青與林凡交談之時,有人趁虛而入,悄然下界。

蕭長青勃然大怒。

他雙眼瞬間綻放出耀眼的金芒,目光穿越萬界,開始搜尋掃視凡界區域。

想找到那偷偷下界之人。

但是蕭長青失敗了。

對方顯然精通某種隱匿身法氣息的神通,或者說,是空間法則掌控者,隱藏得很好,即便是蕭長青都發現不了端倪。

蕭長青臉色異常難看。

這是對界王殿的挑釁,也是對他蕭長青的挑釁。

但他一時之間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世界壁障太關鍵太重要了,蕭長青不能分身下界細細搜尋,因為這樣會給其他人可乘之機。

他隻好將訊息上報界王殿,請界王殿出動“界獄使”。

同時,他也將這個訊息,告訴了林凡。

......。

林凡剛剛離開時間長河,迴歸本來世界,腦海之中便響起了蕭長青的聲音。

他的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道界有強者悄然潛入了凡界!

他的實力,保守估計都有入道!

這樣的實力,在道界隻能算是中等偏上,但......來到凡界就是無敵的存在。

“林凡小友,你萬萬要小心!你纔剛入道,境界不穩,而且你對其他至高法則並不瞭解,碰到對方很容易吃虧。”

蕭長青提醒道。

“如果發現了道界強者,立刻通知我。”

“另外,我已經將此事上報,上麵很快會出動界獄使下界捉拿此人。”

林凡道:“我知道了,多謝前輩提醒。”

“嗯。”

蕭長青匿了。

林凡內心多加了幾分提防。

誠如蕭長青所言,林凡現在雖然入道,但境界並不穩定,對於時間法則也還冇有吃透。

而且,道界強者對於自己冇有領悟的至高法則,最起碼也見識過,知道一些至高法則對應的手段,而林凡卻隻知道時間法則,對於空間,光明,黑暗等至高法則的能力和神通一無所知。

林凡遭遇那位道界強者的話,必然會吃虧不小。

隻能是多加幾分小心了。

林凡內心暗道。

這時。

琪琪眼睫毛微微顫抖了兩下。

她醒了。

眨了眨眼,眼眸之中滿是迷茫的神色。

“爸爸?”

“我不是......”

“發生了什麼事?”

琪琪秀眉微蹙,腦子裡麵一片混亂。

而且頭很疼,痛感一股一股,宛如潮水一樣不停的衝擊著她的神經。

這是被林凡強行從時間長河拉回來所造成的記憶混亂。

“冇事了,一切都結束了,放輕鬆,有爸在。”

林凡柔聲安慰,同時心念一動,時間法則印記開始運轉。

時間法則之力湧出,將琪琪包裹。

很快。

琪琪臉色稍稍緩和,眉頭舒展。

她緩緩吐出一口氣。

頓覺身心一陣輕鬆,疼痛感徹底消失了。

“爸爸,對不起,對不起......”

琪琪一把撲到林凡懷裡,帶著哭腔不停道歉。

林凡輕輕拍著琪琪的背,柔聲道:“傻瓜,跟爸爸說什麼對不起。”

“不,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被壞人抓了,你也不會受傷......”

說著,琪琪嬌軀一顫,連忙從林凡懷抱中退出來,眼眶通紅的打量著他,問道:“爸爸,你冇事吧?你的傷......”

“哈哈,傻丫頭。”

林凡開懷一笑,揉了揉琪琪的頭髮,道:“區區小傷,如何能傷我。”

“神帝已經死了嗎?”

“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永遠都不會再有神帝了。”

“哇!爸爸你太厲害了!”

“那必須的。”

“爸爸,YYDS!”

“哈哈哈,走,我們回家。”

“回家!”

林凡帶著琪琪一步踏出,瞬間消失在原地。